Bella Feature | Z-Power 张静汶 · 我不是比赛型歌手

因《经典新声命》崭露头角的JASMINE,自认不是比赛型选手,因为在她的想法里,小清新风格是偏小众的,尽管如此,她还是勇敢站在大舞台追求梦想、突破心理障碍,想证明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创作型女歌手。

citta bella0255 1
MSGM紫色上衣和半裙

“2020年,会报名参赛,主要原因是不用线下海选,这也是我第二次参加歌唱比赛。第一次是在15岁那年,对我而言,比赛仅仅只是人生很小一部分,未来的发展才是关键。”她说。
为什么隔了那么多年再次选择参赛是有原因的,她娓娓道来,在之前是极度抗拒比赛的,因为首次比赛时,因初生牛犊不怕虎,哪怕过程尽力了,可是还遭到负评,例如没有台风,功力不扎实,歌路小众等等,会再次挑战,而非奔着冠军,更多是挑战自我,解开昔日心结,不想此后活在失败和遗憾的阴影里。“另外,我还想透过比赛,结识更多志同道合的音乐人,不在乎胜负,我认为心态比结果更重要。”

大学主修环境与化学工程专业的她,并非本科系出生,音乐是自学的,她笑说,自己在一个传统思维的家庭教育下长大,从小父母灌输她的观念就是,大学毕业后找份安稳的工作,但这并非她想要的,因心中还有一个灼热的音乐梦。

“我的第一把吉他是用攒了多年的红包钱购买的,我并没有违背父母的意愿,也认同教育很重要,而我选读的环境与化学工程专业,不是应酬父母才选读的,我是真心喜欢;同时,我也喜欢音乐,我得证明给自己和父母看我的选择。”在音乐的道路上,她给自己设了三年时间,一旦时间到了,还没做出什么成绩的话,她就会回到专业领域上发展。

清晰思维的她

赛后,有几家经纪公司向她伸出橄榄枝,她也意识到,倘若要在这条路走得更长远,需公司的协助,因为个人力量是有限的,但在这方面她非常谨慎选择,虽说不排斥往多方面发展的她,还是希望能够选择一家与她意气相投的团队。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Jasmine Chong 張靜汶 (@jasminecjw)

何时开始意识到自己喜欢音乐甚至想成为创作型歌手?

“是因为鱼丁糸乐团(苏打绿),15岁那年,我听见他们的音乐,就无法自拔地被勾了魂,从那时开始,我便自学唱歌、吉他,第一次的自弹自唱作品发至网络也因为他们,记得当时他们来马进行巡回演唱会,承办了一场音乐比赛,我参加了,没想到会胜出,还成为了他们的开场嘉宾。”

Jasmine是一个对于自己人生规划非常清晰的年轻人,无论是在事业上还是个人人设上,她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说的每一句话,创作出的每一首作品,都是有内涵、有影响力的,想成为一个脱俗、有气质的人。

刚刚好的世代

自己的世代和其他世代有何差异?

“刚刚好,在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时代。我有零零后的敢于表达、热血,也有80或90的深思熟虑,还接触一些00年,不怎么触碰的东西,例如报纸、电台等等。

有些人会说,Z世代的年轻人没有毅力,做什么事情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目标不清晰,我想推翻这些既定印象,我们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清晰的规划、方向,甚至抗压能力没他们口中说的如此不堪。

她不刻意证明给那些评价她的人,认为专心做事更重要。我好奇,除了音乐,她还想尝试什么。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Jasmine Chong 張靜汶 (@jasminecjw)

“很多想做的事情,例如演戏,也很想做访谈、Broadcast,我喜欢听别人的故事,也喜欢分享。回到音乐的部分,如果随着时间的推移,倘若未来不能再幕前的话,那就转为幕后,如制作人,再不可以的话,就回到专业上吧!”

她回忆道,求学时期,曾以交换生的身份拜访中国,并在那里学习一年,值得一提的是,Jasmine是个学霸,从小到大学都是人们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课业运动兼优。“在中国那一年,我看到当地的垃圾处理厂是如何运作的,能的话,我想把这个科技带回马来西亚,真的想保护我们所住的环境,为地球做点事。虽然,现在从事的领域充满挑战,还有很多东西要学,甚至对于未来的机遇、发展还是个未知数,但我和自己说,专心做好当下的每一件事,努力争取想要的,凡事做到莫忘初心,莫要后悔。

Bella Feature | Z-Power 张静汶 · 我不是比赛型歌手

Citta Bella都会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