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梅艳芳》电影中饰演梅爱芳一角的大马演员廖子妤Fish:演戏是自我救赎的方式

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为国争过,用自己的姿态让大家看见自己的存在。Fish廖子妤,大家并不陌生的名字,说起Fish,大家的印象就是一个有个性且很努力的女演员,兼具美貌与实力于一身的艺人。

只身到香港发展,每次过节日的时候都会特别煎熬。大家都说每逢佳节倍思亲,这种感受真的只有游子们能深刻体会。当然,也有不少朋友或同事都会邀请Fish到他们家做客,然而她都会回拒。那不是“多双筷子”那么简单的事情,而是别人也有自己和家人想要相聚的时候,“若是到别人家做客,别人需要照顾我,而我又得花很多力气去对抗自己的尴尬,因此我宁可买一些食物或煮一餐自己喜欢吃的,跟我的猫一起。”我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她对我说这么一句话:一个人会有很多孤独的时刻,我很怕打扰别人,也怕尴尬。”

不努力的人没资格拥有成功

我问“你怎么都那么拼啊?”一个人在异乡追梦,必须要足够拼搏。她眼神坚定地说。“不够拼就没有条件留在香港。我也不是那种特别出名的艺人,不是从自己的国家红到外地那种方式。我算是香港出道,如果不足够拼搏,不准备好自己,我根本没有站在这里的条件。”眼前这位女生,她对自己的状况和处境都相当了解,就是一副很清楚知道自己方向的人。

其实,非也。

从整个交谈过程,她不仅一次说自己会特别焦虑,特别是在疫情期间。“我花了很多时间在焦虑。我担心自己的钱不够支撑下去。”疫情之前,我们都经常看朋友的社交媒体中晒出自己的旅游照、多姿多彩的生活照等,仿佛自己的日子过得并不怎么样。然而,疫情期间,大家都不能出门的时候,其实每个人都一样。这也让Fish反思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我开始自己整理,断舍离的一个概念。也是因为如此,我才发现原来过去我又很多不需要的东西,不必要的人际关系等。”她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也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样的关系、工作和生活方式才是最重要的。

廖子妤的人生,太闷了

cb0420 1

我记得我看过一篇关于Fish的专访报道,当时候她这么说“做演员最大的乐趣是不用做自己。”在这个人人都喊着“做自己”口号的年代,

不用做自己竟然是种乐趣?让我对这位女生特别好奇。当问起她这件事情时,她说每一次的访问都是自己很好的一个回顾。回顾自己当时候的心态和想法,每个阶段的自己都是成就自己的关键。简单来说,演员最大的乐趣就是能够体验不一样的人生,见不同的人,进入不一样的角色人生。从中,让Fish学习如何去面对本身的生命。“当廖子妤并不好玩,很闷。我的人生就是很多焦虑、不安、顾虑,我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我觉得戏剧反而有种让我踏实的感觉。”

我们多少都会有一种想要知道别人对自己的看法,特别是演员,总不可能说我要做自己。我不需要谁来肯定我的演技。演员,最想得到的就是别人的肯定。什么样的Fish,是她最想从别人口中听到的呢?“我曾经听过一个,连我自己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符合这个形容词。我听过别人形容我是一个非常有生命力的。”对Fish而言,那是一种很复杂也具有起伏的心情。她对自己的形容是负面、质疑和焦虑,然而当听到别人认为的自己是具有生命力的,她当下特别感动。“她竟然看到了我的另一个存在。”

成功演员必备-灵魂演技

每个人对于成功的定义都有所不同。我们经常会问说“你觉得成功的人需要具备什么条件?”那定义很广,但也并非无迹可寻。成功的演员,并不是在乎他有多帅多能演。对Fish而言,一名成功的演员必须要有同理心。也唯有透过同理心,才能去感觉角色的痛与爱。纯粹靠好的表演能力,并没有办法达到一个共鸣。就像是那种“他很好,但是~就是少了那么一点灵魂。”同理心就是灵魂的存在。

Fish绝对是一位很好的演员,要问她如果不做演员,那她今天会是在什么位置,这种问题确实蛮难的。她为演戏而活,也为表演而精彩,她也坦诚自己完全想象不到她不是从事表演艺术的工作。拥有美丽灵魂的人,身处在哪都能大放异彩。

在《梅艳芳》电影中饰演梅爱芳一角的大马演员廖子妤Fish:演戏是自我救赎的方式

Citta Bella都会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