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a Feature | 旅行的路上:他们口中的马来西亚 · Thom

七月的某一天,收到了杂志社编辑发来的信息,询问是否能为下个月的杂志国庆专题写一篇对马来西亚,我们的国家的一些看法。内容可以涉猎任何领域的想法或是个人观点。当然,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疫情肆虐,总觉得这种时候应该写些不让大家觉得负担,而让大家放松的文字比较好。

图片4

嗯,既然不能改变大环境,在疫情的阴霾笼罩下,那倒不如写写我过往的旅行经验。等等,我说的旅游经验,当然不是纯粹地叙述关于我所到访过的国家有多好玩,有多精彩;而是我如何与外国人,在旅途上遇见的他们,介绍自己,和我来自的地方,马来西亚。相比起许多旅游达人,我本身的旅游经验不算多。但由于我喜欢背包旅行,在路上,旅舍还有结伴出游时遇见与同行的各国旅友还真不少;而在期间也和他们交流甚多,聊天的过程也甚是有趣。而今天的主题是:“他们对马来西亚,有什么看法呢?” 让我在这里和你们一一分享。

图片2

香港:

犹记在香港旅游时,我下榻的airbnb是由一个香港青年自己独立经营,而在他所经营的旅舍里,我认识了多位从各国来香港旅行的青年们。在这里我就称旅舍老板为Jack吧。同样也喜欢旅行的他,对于世界多处的了解也不少。但有趣的是,在提起马来西亚时,他所发表的意见却也让我稍微愣了一下。

Jack说:“听说马来西亚晚上很不安全,有很多小偷呢。”  一旁的上海姑娘还接着说:”还有,听说你那里很多蚊子呢,是吗?“

纽西兰:

犹记在南岛自驾游时忘皇后城前行的路上,在途中的一个小镇下榻的旅舍遇见的一位旅客说:“啊,我有到过泰国和新加坡,马来西亚是不是属于新加坡的一部分呢?

台湾:朋友带台湾的友人来到了马六甲一日游。在咖啡座休息时,他们说了他们对马来西亚的看法:“听说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有很多海盗,所以很危险耶。”哈哈,这应该是我听过最荒谬最哭笑不得的传言了吧。

澳洲:

在袋鼠国,珀斯旅行时,入住的airbnb屋主非常欢迎我们。一问之下才了解他们是印尼华侨,在十几年前才从印尼搬来珀斯定居,并成为当地的公民。屋主和他的妈妈和我们相处融洽,阿姨还说她很喜欢马来西亚来的住客,因为文化差异不大,也可以好好地和他聊天。

韩国:

在釜山旅行时,这也是我背包旅行的初体验。我们在民宿遇见了也是到韩国来旅行的马来西亚小女生,那种能在国外见到马来西亚人,宛如见到自己家人般的亲切,至今依然记得很清楚。

日本:

在京都旅行时,也在当地认识了一个来自菲律宾的旅客。他从菲律宾带他的脚踏车来到了日本,打算在日本骑脚踏车环岛,好好看看日本这块土地的风景。和他提起马来西亚,他说他曾经来过,印象也蛮好,他喜欢首都的双峰塔,KLCC。我乐见其成,也和他好好聊了自己国家的美与喜欢的地方。

还有,之前在香港认识的美国华侨友人在三年前也来到了马来西亚,她说是因为我的缘故,也常在我的面子书还有IG的发文看到了马来西亚的美食和风景觉得很好奇,才会有想在她到韩国参加友人的婚礼后顺道来马来西亚玩一玩。在她来到马来西亚的那几天我也有好好带她在马六甲,我成长的地方好好游览一番,带她到我喜欢的地方,还有我爱吃的东西。也许并不是一般游客会拜访的旅游景点,但那些都是我认为马六甲最吸引人的风土人情,还有文化精髓。

图片5

娘惹食物,娘惹博物馆,路边摊马来式甜甜圈,复古咖啡座,还有古城一日行走游览,这些都是我会在外国朋友来访时所安排的一些节目。 马六甲的旧书局,老街区的历史与马六甲的咖啡文化,都是我会一一向他们分享的东西。话说回来,我真的好像带了蛮多朋友在马六甲旅游呢;有台湾的朋友,美国的朋友和国内各洲的好友们。

话说回来,在面对我之前所写的几个怪状况(问题)时,我都会又好气又好笑地介绍马来西亚让他们有更深一层的认知与了解。我觉得,应该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吧?对于自己的国家都有这样的一份情怀;我们的国家,就算发生了多少事情,无论好坏,抑或者我们对国家的各种情绪,我们也就只容许我们自己去评论自己的国家。而对于其他的国家的人,绝对不能容许他们对自己的国家评头论足。除了情怀,更是一份公民责任。

图

所以我想啊,无论是和他们解释马来西亚是个怎样的国家,抑或者是带着他们去马来西亚好玩的地方逛,两者都也是爱国的一种表现吧。因为无论如何,马来西亚,她还是孕育我的国家,生于斯,长于斯。这是不变的道理。 在这被数目字绑架的一年半,生活中的一切喜怒哀乐,几乎都与某个数字挂钩。每个人都过得不容易,但我想说的是,我还是衷心地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变好,慢慢变好也好。

马来西亚,国庆日快乐。希望明年的你,能变得更健康;让生活在这片土地的我你她,能为生长在这片土地而感到更骄傲,让我们更能大声地和外国人介绍:“是,这是马来西亚。”

 

 

TEXT :TH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