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囚禁的天后】强制安装避孕器!小甜甜布兰妮控父残忍行径:我值得拥有自己的人生

1 20210626 173302 0000

“我只想要回我的生活,13年了,够了!”

这是第一次,美国一代流行音乐天后小甜甜布兰妮(Britney Spears)在法院上为自己的人生主导权发声。虽是自己的人生,却需上法院争取,听来荒谬,却是事实。

这位红极一时的流行天后日前透过电话视讯,将13年的禁锢人生浓缩在23分钟的控诉里。她以激动颤抖的声音告诉法官,自己被下药、被迫违背意愿工作,更被迫戴着节育器…

2008年,基于布兰妮的心理健康和可能的药物滥用问题,她的父亲詹姆士(James P. Spears)向法院申请了监护自己已成年女儿;同年,这临时监护变成了“永久”监护,更是布兰妮傀儡人生的开端。

“我一点都不快乐,睡不着觉,很生气也很沮丧!”

008

其实早在2019年,就有粉丝发现布兰妮精神状态不正常,怀疑她被父亲控制,于是在网络上发起“解救布兰妮”(Free Britney)行动,更得到Cherilyn Sarkisian、Miley Cyrus等艺人支持。

然而当时,布兰妮本人并没出面回应,因她担心若说出真相,没人会相信她。于是在同年5月的庭审中,向世界撒了个谎,“我过得很好,很高兴”。

002

在越来越多的鼓励声下,如今布兰妮选择打破沉默,首次细谈自己的成年监护人生,也证实了粉丝们的揣测——布兰妮形同被操控的傀儡。

“我不断地被拒绝、处于惊讶之中,创伤如影随行!”

001

在23分钟的不间断陈述中,布兰妮向法官和媒体爆料了大量她父亲和经纪公司对她经济上的剥削和肉体上的压迫行为。其中包括,经纪团队在2018年强迫她开巡演,如不照做,便会遭到经纪公司的起诉。

巡演结束后,又开了新秀,一周需排练四天,所有工作几乎由布兰妮一手操办;期间她因拒绝某个动作,被经纪人辩说她是因为没吃药,才不愿配合。

2995

有次,布兰妮想取消新秀,刻薄的经纪人突然同意了;随后却强制带布兰妮看精神治疗师,更将她的普通药物换成了锂剂(lithium)。锂剂若服用超过5个月便会遭受更强烈的精神损伤,她表示每次服下,都觉得自己醉醺醺的,甚至脑子迷糊到没办法与人交谈,也无法自理。

britney spears ups and downs with dad jamie spears over the years

尔后,布兰妮控诉的矛头直指父亲,她曾打电话跟父亲哭诉,但父亲似乎很享受这一切,并支持经纪人和医生的行为。

在这期间,他们给治疗中心付每个月6万美元的费用,进行所谓的精神治疗,内容包括每天10小时的谈话、不允许她看男友和孩子、每天要求她脱光衣服、检查身体的变化、坐在椅子上定时吃喝,更不允许她喝酒。

 

“我宝贵的身体为我父亲工作了13年,每周7天,犹如被贩卖的性工作者!”

布兰妮受尽创伤,每天闷闷不乐无法入睡,怒控父亲除了逼迫她工作、巡演,还强制她体内装避孕器,她想找医生取出却惨遭制止,“我想再生一个孩子,却被拒绝,感觉自己被联手霸凌,非常无助。”

britney spears boys t

她与前夫凯文费德林(Kevin Federline)育有两个儿子,并与小12岁的舞者男友山姆阿斯加利(Sam Asghari)稳定交往多年,却始终无法过自己想过的正常生活,“我只想恢复正常生活,我不是任何人的奴隶。”

britney spears announces new las vegas residency at park theater

据悉,从2008年至今,父亲作为布兰妮的监护人,自称每月拿着16000美元的薪水,帮她积累了6000万美元的财富;但布兰妮却没有财产使用权,每周只能拿2000美元的零用钱,这让她感觉活在监狱里,望能尽快解除和父亲的监护关系。

“我真的认为这样的监管是种虐待。我想要改变,我值得改变!”

006

13年的囚禁生活,可想而知,布兰妮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向世界诉说这段经历。她只希望能与世界分享她所经历的事,而不是说一个可以粉饰太平的版本欺瞒世界,让他们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