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光纤的人 · 坐拥万千追随者的网红、KOL、Youtuber到底有什么了不起?

Live Life

电视上或特技表演中,挑着平衡竿,走在细细长长的钢索上的表演者总叫人心惊胆战,事过境迁,你真以为这些一个错步或许就粉身碎骨的族群已经不复存在?并不。今天他们的形象或许更多元,但走在比钢索还要细上千百倍光纤技术之上时,同样承载着巨大的未知和无数的可能性。谁又预想到呢?

这个时候新冠型病毒还孕育出了一头名为“新常态”的巨兽,而它的出现,终将成为扯断保命绳的魔掌,或变身守护表演者的防护网还不得而知。究竟这些强心脏们手中握着的是什么样的工具,使他们走在这条生死线上时,与“新常态”全力拼博或相互借力,才得以保持平衡,继续走下去?

Kol

当我们谈论这些坐拥万千粉丝或追随者(followers)的网红、KOL、Youtuber时,不免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感到好奇,而“这些人有什么了不起?”,则成为了民众最激进的讨论焦点。

为了替这道题提出解答,首先我们提出一则假设,每个网络使用者都曾贡献一份力打造这些人。网络现象恰恰是反映现实生活的一面镜,你的追求、寄望和缺乏都能一一展示其中,网红之所以会红,确实是因为他们是我们追求的典范、寄望的理想和缺乏的遗憾。虽然每个红人使用的管道不同,但这批人产出的内容却可以是重叠的。缘分总是出于巧合,一个全球现象的产生却需要集体性、一致性的变更。

在疫情爆发后,全球网络指数(Global Web Index)的数据显示,17个国家当中有达47%的网民比往常使用社交媒体的时间来得更长。电视、电影行业因各国隔离政策展缓或彻底停摆,有线电视、付费娱乐网站如Netflix、Hulu一致性展现签购率上升的绩效,人们转向Instagram、Youtube、Tik Tok等免费网站获取娱乐内容的理由也就昭然可见了。以下我们总结了几项网红们“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看看这些批量生产的角色,是否也滋养或圆满了你。

 

# 拉近距离

Live Kol

当了除了有专业影音内容创作者攻占的Youtube意外,国外直播app和网站,像是Twitch、V app和中国的斗鱼直播等,也是直播主首要攻陷的平台。直播比起预录内容的优势在于观众能直接参与交流,特别是欧美会有貌美的游戏主播、韩国偶像会利用直播和粉丝聊天以及中国的直播主王者李佳奇等,都是通过一次性无删减方式亮相呈现内容。

# 有才、有材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

A post shared by Jeffree Star (@jeffreestar) on

成年人的理性分为两种,一是对自己可能性的认知,而是对自己不足的认知。你可以说有不足就可以改进,但人生漫漫长,要真让我磨利了那么多把刀,日后世界上再无对手可有多寂寞?话说回来,学识、技术、专业类别的网红或许对大部分的网民而言,或许不是一定会接触到的对象,但在专攻类别中也会有各自的顶尖代表,像是Youtube专攻汽车资讯的Motor Trend Channel有超过6百50万名粉丝、美妆教主Jeffree Star则有1千8百万名粉丝。

 

# 小刀锯大树

在这个内容就是王道的年代,有时候人们追求的不一定是用高科技专业器材呈现的卓越画质,就算是再简单的器材或是再普通的设定也罢,只要有喜欢这类表演方式的粉丝,一样可以带来强大的影响力,例如专门开箱玩具、年收入超过2千万的8岁网红Ryan Kaji,以及靠着烹饪家常菜迅速窜红的本地代表Sugu Pavithra。

 

# 开阔眼界

无论是因疫情受困或热爱旅游和美食的观众大有人在,就算无法亲身体会,但透过镜头让眼睛也能参与旅行或享受美食的话,确实在某程度上也为心灵带来了些许弥补,相信这也是韩国的素人吃播在近年来受到广大欢迎的原因。其中日本的大胃王Yuka Kinoshita更是以吃下高热量和惊人分量的食物爆红,在Youtube上坐拥超过5千万名粉丝。

#无理由红了

有些频道或内容突然间受到大规模的关注其实背后也不一定有什么合理的理由,像是韩国流行“躺播”和“读书播”,在Youtube上教人如何喝水的一条视频竟然也有超过16万次的点击率,终究是现代人过于寂寞导致漫无目的地流连到这些网站,亦或是存心对这类内容保持着好奇心就不得而知了。

 

文:Racheal S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