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a Forum | 瘾食男女的欲望总是无限迷人,却从来填满不了失落的自我

炎夏开始热得极致,温度升到三十七时,电风扇吹出了郁闷。

湿裸裸地走出浴室,大串水珠由女人的发梢流向她的指尖,滴到走过的每个角落,足迹在木地板上,画出了一副完整的路线图。打开冰箱,她用脚丫顶住冰箱的门,一个大字地蹲坐在地上。随意盘起头发,让袒露的身体挨近风口处,贪婪地享受着凉快。坏空调让她连换好几件背心,也老还觉得浑身粘乎乎的。她毫无顾忌地任由冷风,吹向自己的每一寸私密。焦躁抵消了,在彻底的忘我当中。独居女子的香闺,由不得谁来告诉她,哪种举止是有伤大雅的,这毕竟是她与生俱来的自主本能。

难以言喻的自由感,正由体内释放开来。

Bella

入鼻是淡淡的柚果香与肥皂香,她一下子被充满了,在一种饱满的状态里,仅以自己给身体的基本照顾。而这些都有别于外在的事物刺激,或情感或人际关系的索求。手机的震动模式,在耳边晃得嗡嗡作响,动摇了宁静的午后。她取出冰箱里的柚子,抱到沙发当作枕头,边凉快脖子边滑念手机。至于已读不回倒也不是她故意的,存粹觉得有些关系实在浅交无妨。偶尔有想喝酒时候,可以自己一人也可以有个伴,但必然不是因为害怕寂寞而将就入伍的。内心没有空虚时,便不会渴求与依赖外来的声音。

无法与自己共处的灵魂,会惯性地需要他人的了解与陪伴。

她把沙发边上灰色的棉被裹成一团,抱在怀里是贴心的柔软,像久远的婴儿记忆,那张伴她成长的安全感。在生活里面,看过一些将就回来的缘分,每每都潦草结束却拖泥带水的。一段情感需要有多少人的介入,才叫作被爱得充分?无论是出于谁内心或肉体的渴望,这缺憾还是笼罩了人们后来的漫长人生。三十有几四十有几,待身体都老去了,也始终没离开青春期的不甘。有些情感与身体的功课,本该在十来岁时就经历个够了。一辈子哪会只有食欲与肉欲的?翻起手机相簿,从十年前开始倒带,她专心地看着每张脸孔与青春的追求,还有属于他们的美丽与哀愁。

瘾食男女的欲望总是无限迷人,却从来填满不了失落的自我。

Img 20191231 050023 Yp

文:苏湘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