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a Feature|走在光纤的人们 · 徐世顺 我与观众的距离

Season

新常态训练了人们遵循“安全社交范围”的标准。没有了拥挤的现实接触,人类反而对周遭范围变得敏感,而这种触觉,也充分可能衍生到虚拟世界之中。

在新常态、社交距离成为人人嘴边的口头禅以前,芬兰人的“社交恐惧症式生活”曾被多少人心有戚戚焉地抢着认同:不管气候多恶劣,在排队时都要保持1到3米的距离、搭公交无法和另一人共坐双人座位、隔着门偷听,等邻居走远后才能出门等行为,让人开始怀疑自己根本就是“精芬”(精神上的芬兰人)。直到我们真正体会,脱离群居生活意味着孤独的滋生,当这份情感逐渐将人类淹没,我们又不由自主地往外,特别是企图从数码世界中,呼吸名为“沟通”的空气。

Oldbird Poster01

就算冠状病毒降低了人类在行动上的接触,但透过网络的沟通仍然持续在发展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滑手机、发自拍、打简讯的原因,“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英国诗人Jond Donne如是说。我们从透过现场观众反应获取能量的剧场演员Season徐世顺身上了解,当人类名为“沟通”的这项技能,化作数码讯息传递后变成了什么样的能量:当观众不再是演出的一份子,实现马来西亚第一场透过网络发布的云端剧场《老鸟》后,给他带来的挫折、满足及省思,推敲人与人之间,最美的距离究竟该有多远。

Q:出演《老鸟》的契机?

Img 9465

一开始是因为导演叶伟良看到许多在剧场工作的朋友提出感叹,在行限令期间无法表演、手停口停怎么办,于是就想实验是否能把剧场演出搬到线上,接着就找到了我,一起实现这个想法。

Q:筹备云剧场的过程?

整个演出的筹备时间其实相较过去来得短,从筹备到实行,意味着产出剧本、排练、票务等,都在约2到3个星期内完成。这次的目的其实是想要在种种限制下,带来可以快速完成且不需要牵涉太多人力的演出,因此单人剧就是最佳的选择。《老鸟》这个一名年过半百同志的叙述剧本,其实在5年前曾在剧场表演过,因此叶导演就利用现有的剧本,改写成更适合透过网络呈现的形式,交给我演出。

Q:云剧场与传统剧场表演的分别?

66843894 2501342893251398 799275714225373184 O

在剧场表演时可以直接感受到观众给你的反应和能量,身为表演者就可以跟着调节。同时这些反应其实也可以催化表演者的情绪,让表演更有力量。这次的云剧场演出等于只有我自己在自言自语,无法参透观众的反应,只能不断靠练习和听取导演的意见改进,直到结束后才会知道观众喜不喜欢,也算是蛮冒险的做法。

 

Q:出演此剧的感想?

云剧场无法让我实时感受观众的反应,这一点其实非常考验演员的自信心。一开始排练时我不断质疑自己,剧中沉默的时间会不会太长、声音的表现是否足够、正式表演时会不会出错、能不能充分呈现出导演所期待的演出等等,加上导演在期间甚至给出了我的演出没有灵魂的评语,让我不断透过练习、尝试和改进才能抓住要点,呈现出最后的表演。随后导演、观众和同行给予的肯定,才让我相信自己真的办到了。

Q:对接下来的表演形式有什么看法?

Img 9470

这次的单人演出相对简单,但未来不排除加入不同的镜头呈现各个角度的做法,让画面更有层次感,其他也有提到可能会把之前的的《同居》剧场延伸出《同居2.0》线上版,以连续剧般的故事框架发展剧情。另一方面我觉得虽然这次的云剧场获得好评,但我们始终不会放弃剧场演出。这样透过网络直播演出的方式非常新鲜,也让国外的朋友有机会一起观赏,打破了地域和距离上的限制,也提供了未来在剧场表演时同步在网络直播的可能性。

我认为新常态虽然设下了许多局限,但这样的新形式演出对表演艺术来说也算是一线新曙光。虽然在进行直播前我们也曾提出是否可以用预录和剪接的方式让演出更完美,但叶导演拒绝了这项提议,毕竟不尽完美但真实且直接的演出,正是剧场表演最有魅力之处,也是其他形态的表演无法取代的。剧场表演是一个必须的生活调剂,我相信疫情好转以后众人也会有更多好的想法可以发挥,所以我会抱着正面的心情看待。

人没有办法独自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同的人扮演着不一样的角色,互相帮忙才能推动这个社会

Q:透过疫情得到的省思?

Img 9389

我发现自己真的很幸运。一开始我会以为自己是年纪大了喜欢孤独所以不群聚也没问题,但日子久了才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实际交流还是很重要的。

我除了是剧场演员外还有电台的工作,之前原本可以直接面对面沟通的事情,变成需要透过简讯或网络才能得到回复,对这一点会觉得很烦恼。但看到很多人因这次疫情生计受到打击让我非常不舍,自己也会尝试伸出援手,像是主动慰问之前帮我打扫的清洁工人是否需要帮忙,或是透过非盈利组织帮助低收入族群等。很多人或许会埋怨行限令期间不能外出或到自己喜欢的餐馆很不方便,但外头或许有些人连下一餐都没着落…人没有办法独自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同的人扮演着不一样的角色,互相帮忙才能推动这个社会。

就以我个人为例,因为特别讨厌做家事而请了帮佣,所以其实我很感激愿意为我处理家事的这些人。试想想行限令期间我们大不了就躲在家,虽然这样的日子是有点不方便,但外头还有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在谋生。我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牢骚是first world problem,希望更多有能力的人不要只顾着活在自己的小宇宙,而忘了世界上其他有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