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不会是永远的常态

*我坐在这里看着时间溜过
我的心会不会在这里停泊
站在这裡会不会立地成佛
躺在这里会否夜长梦多
我坐在这里会否开花结果*
~ 林忆莲《我坐在这裡》

小时候,我们学习跟生活周遭的人相处;
长大后,学习跟孤独相处;
打坐时,学习跟疼痛相处;
结婚后,学习跟另一半、公婆、姨妈姑姐甚至是小孩等相处;
如今,还得学习跟病毒相处。
那肉眼看不见、缉毒犬也侦测不到的新冠肺炎病毒。

2

这也是为何过去两个多月来,政府官员乃至最前线的医护人员跳了针似的反覆叮咛。就连不知道住哪个楼层的欧巴桑在电梯里看见我没戴口罩,也会忍不住碎碎念:你的口罩咧?怎么不戴口罩?年纪都不小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不只如此,除非有要紧事,否则能不出门就别踏出家门;外出的话,请戴上口罩,且保持社交距离,减少与人接触;勤洗手及用搓手液消毒,保持良好卫生习惯等——为了让人们感觉好一些,专家们很有技巧地称之为“新常态”。

是劝导,也是洗脑。试问有谁身体健健康康的、没咳嗽没感冒,外头没烟霾也没狗仔,出门会戴口罩?也只有强迫症患者才会刚洗完手没几分钟又觉得很脏,随身携带消毒喷雾剂,走到哪儿就喷到哪儿吧?

但不管你高不高兴、欢不欢心、肯不肯改变,这场抗疫行动打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更像是一款玩家必须联手合作、一起杀丧尸的线上游戏。

在适应新常态的过程中,难免会感到鬱闷和失落。庆幸的是,随着年纪渐长,加上搬到了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偏远地区,这几年已很少往外跑,宁可宅在家,独享一个人的时光。

唯独口罩,一直是我无法适应的死穴。

一般人拿了口罩就能出门,我却得先摘下眼镜,戴上口罩后,再把眼镜给戴上;出门五次,至少有两次下楼后才想起忘了戴口罩;每次换新的口罩,鼻子总会感到痒痒的;出门时唸的口诀,也从手机、钱包、钥匙,变成手机、钱包、钥匙、口罩。

我们可以乐观地看待新常态,把这一切看作老天给我们的试炼,逼使我们成长,to be a better man。要是觉得这些都是自我安慰的狗屁话,也无需沮丧,皆因所谓的新常态,不会是永远的常态。只需耐心等待,眼前溷沌的生活终将结束,届时,我们就能回到熟悉的日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