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和平蔷薇,在乱世中不幸地孤独着

我依旧细读着幻想着,依旧听着楼下的音乐,着了迷似的。一层又层地我渗入,直到梦幻般的故事与际遇鲜活起来。

午间,翻读小说时,原来还想着为自己开些什么音乐伴奏,楼下却偏在这时,把扬声器开得好不大声的。可奇怪的是,我竟一点也不觉得吵闹。诶,不正是四十年代的爵士乐吗?就二战后的那些啊,和我网看的故事背景完全符合上了,真够巧妙的!我像是活在小说里那样,与主角们生活到同一个时空之下,正如我也刚好住在他们楼上似的。

75518380 431526021078423 6612458504576189103 N

楼下的人和我一样,一个因为战后,一个因为雨后,终于推开了家中的窗户,正面带微笑享受着,此刻难得的淡蓝天空,还有微风。

乱世,存活下来的人们,不幸地孤寡着。可对于家乡的花草,仍视作无比珍贵的,就像在述说近者已矣,花开便证明活着是美好的。作者还不止一次提起呢,我最爱的蔷薇花朵。他说,光是花的名字就有好多个,有柠檬黄和淡粉红的“和平蔷薇”,还有橘黄色和桃红色的“ニ八年华”。正千姿百态地盛放开来了,带着淡雅的香气,美绝了附近的小巷与田野。

怎么光听着也叫人心花荡漾的,我恨不得把它们全给带回家,布满一整个阳台。那么,我每个晨曦与黄昏,便会望见飘花与蝴蝶的了。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入睡的了,也许是刚好掠过的风,把我给带到了梦的国度。后来睁开眼,只见家猫和我一样,趴躺在阳合的藤椅上,它迷蒙着双眸,望了望眼前这人类,又自顾自地继续打盹去了。爵士乐早停了,刚刚还蓝着的天空换成了黑色,高远处,已挂着轮明月。摸了摸心口,暖呼呼的,是我梦醒的余温。梦里,我曾双手合十,祈祷世界和平。

草木国土悉皆成仏,是客厅墙上,那幅日本彩画的题字。我盯着想着,是否过于幸福,让城里的孩子忘了什么。如若不是,为何就不见花草?

 

文:苏湘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