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THE WOMEN: 释福如—角色只是我的灵魂

“我想拥有小叮当的“时光机”,倒溯至1990年。在那个时候,身为演员虽然辛苦,无论是环境或是资源条件都不如现在,但生活过得很快乐,因为有很多戏可以拍。”她说,我仿佛可以从她流露出的眼神看到当时欢乐的画面。

Bella Shifulu
释福如, Salvatore Ferragamo棉质衬衫, 皮革长裤, 尖头鞋

“有照片了!”摄影棚不断传来这句话。

由于大家都是女演员,对于镜头早已如指诸掌,摄影师几个“take”就扑捉到时尚编辑想要的照片,而还有一位女演员得访问才能轮到她,极度不好意思的我一面访问,眼角不时往她瞥看,只见她心平气和地坐在一旁等待。等待,似乎是演员们的必修课之一。

释福如:兜了一圈,还是成为了演员

还没成为演员之前,她更向往沉浸在文字里头的世界,一心想当个编剧家。很难相信荣获两次最佳女配角的她,会说出“我本来就不喜欢当演员”这句话。30岁才入行的她,在之前从事过好多不同性质的工作,帮人洗过头、在五金店打过工、从事过娱乐记者、报馆编剧、唱片宣传等等。尝试了好多不同的工作,她宛如就像没脚的小鸟,一直在找能让她安放的栖息地。

“原以为找到了自己热爱的工作:报馆编剧,由于无法适应那里的人文环境,做了三个月后我就离开了,而唱片宣传是我做最久的一份工作,有4年吧!当时,好几次在拍摄现场因人数不够,导演就会叫我充当“路人甲乙丙丁”,我很不喜欢那种感觉!不明白为什么要我像个疯子在路边跳来跳去或是一直等等等,觉得好浪费时间哦!”

为了保住饭碗的她,只好一次又一次地硬着头皮任由导演使唤;即便内心充满无数的委屈和疑惑,她都照单全收,一一满足导演的要求,当时的她根本还没品尝到当演员的乐趣,就这样日复一日,慢慢地她开始了解什么叫演员,品尝到了演戏的瘾,恰好碰上了马来西亚中文影视业蓬勃发展的辉煌时期(HVD),最后签约成为全职演员。

“现在的我很热爱表演。可是,如果有重来的机会的话,我不会再选择当演员,我想成为心理学家。我知道自己很多‘结’需要解开,但比起这个,我更想给予有需要帮助的人,帮他们走出内心的阴影,成为他们的‘光’。”

释福如:忠于自己本是人的本能

她自称自己蛮女性主义的,并鼓励女人应该忠于自己的感受。看起来一点都不像57岁的她,是个不婚主义者,秉持着不依靠任何人也能精彩过生活的信念,问及,不怕垂暮之年没人照顾吗?她笑说,为什么要怕呢?反正我也没想活很久。

“这和你的原生家庭关系有关吗?”我问。

当我知道,福如姐是名孤儿,从小在佛堂长大,就连姓氏也是跟着师傅的时候,我愣了一下,她接着说,曾男友与她求婚,因跨不过内心的那个门槛,最后选择了逃避和拒绝。我沉默了几秒,顿时好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想和她说,“辛苦了,你很棒!”。

这一路走来,无论是在演员生涯或是个人的生活上,她是如此的勇敢和坚强;即便命运再如何不善待她,她也不轻易低头认命, 反而越战越勇!

最后她分享到,“我才是自己的主人,不被任何人主宰,演员是我的职业,而饰演的每一个角色只是我灵魂的一部分。”

 

Text: Vie Siong
Art Direction & Styling: Colin Sim
Photographer: Eric Chow
Makeup: Sharman Yee & Rae Seok
Hair: Keith 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