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情教主到旅游作者,我自己的角色演绎到最好

早在十多年前,我被身边的同事取了一个外号,叫做“爱情教主”。当时的我在报馆工作,因此报章上经常会出现我的文章。当年二十多岁的自己,是一只“爱情大过天”的动物,因此无论是写专题或部落格,几乎都和爱情扯上关系,彷佛没有爱情会死。

42527333 M Yp

有的人甚至为我贴上“对爱情憧憬的女孩”的标签,遇到一些比较成熟稳重的男人都不会介绍给我,因为觉得不适合。

过后,我换去旅游杂志工作,经常有机会到处去游玩。而我特别喜欢海岛、阳光与沙滩,也很享受潜水。马来西亚的海岛,几乎都被我去遍了。当时我储蓄着一头长卷发,并把头发染上金色,为自己建立了一个“蜜糖儿”形象。提起蜜糖儿,就令人联想起一个阳光、活力、经常到海滩把自己晒成蜜糖肤色的一个女孩。

三十岁以后,我到了新加坡工作。在那四年期间,我签了健身院配套,几乎每天都到健身院上舞蹈课。Dirty dancing、Hip Hop、K Pop、Zumba、Jazz等等,所有的舞蹈课我都不放过。星期六和日,我只是可以连续跳三、四个小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舞娘”。

离开新加坡,我以打工换宿和沙发冲浪的方式,在一年五个月的时间,游历了欧洲21国。那时,我不但在报章上写旅游专栏,同时也在脸书写旅游日记。渐渐地,我的文章吸引了一些追随者,并启发了一些网友,我在别人的眼中成为了“欧游达人”。其中有几位网友看了我的文章过后,也跟随我的脚步,展开了一趟长期旅行。

回国之后,我工作了一年,存了一些钱,然后再次到欧洲流浪了三个月。第二次欧游回国后,我写了一本《出走,是为了好好吃饭》,这本书记录了我欧游620天的料理故事,包括我为老外做饭的一些趣事和威水史。从此以后,我又多了旅游作者和厨娘这两个身份。

看着自己一路走来,曾经在不同的岁月里面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现在的我,依然爱情至上。虽然还是单身,但偶尔也会写写爱情。然而,“爱情教主”这个身份在别人看来,已经不是贬义。

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懂谈情说爱,其他事都提不起兴趣的女孩。我凭着自己的毅力与勇气,跳出了舒适圈,到了离家十万八千里的欧洲,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看自己没看过的世界。

我从不把“你的生活,我的梦想”挂在嘴边,而是正视内心的渴望,勇敢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我抱着兴奋又紧张的心情出发,在地球的另一端兜了一个圈,并安全地把自己带回来,而且在38岁的时候完成了出书的目标。

每个人活着,都在扮演着某个角色。身为一名部落客,我无形中更是成为了别人的楷模。正当我以为自己做得还不错时,却听到别人说:“如果有男人,我也不会介绍给她。她这样三不五时往国外跑,不肯好好工作,男人不会喜欢这么不稳定的女人。”

原来,无论你是爱情教主,或者是旅游作者,都会有人鸡蛋里挑骨头,觉得你不够好。然而,我并不为别人而活,也不会轻易地被这些流言蜚语打倒。我已经把自己的角色演绎到最好,并相信“花若盛开,蝴蝶自来;人若精彩,天自安排”。

女人,我们的名字并不是弱者。只要上进、自爱、做自己喜欢的事,即使身边没有男人,依然可以活得很精彩。

作者:梁韵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