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文字的子曰:22岁那一年,我爱上一个人

by 曾子曰

22岁那一年发生的事情,偶尔会浮现眼前,那是青春灿烂的时光,即使岁月流逝,但还是在记忆中留下吉光片羽,留下甜美的碎片,也许不完整,但也足以让我细细回味一辈子。


那一年,我在一间影视制作公司当编剧,结识了一班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后来,公司因为经营不当而倒闭,但是我们这一班编剧反而变得炙手可热,许多导演都找我们编写剧本。

于是,我们就时常聚在一起创作、赶稿,也许是日久生情或是情窦初开,我跟其中一位女子渐生情愫,我想不起我们是如何开始,只是两个人越走越近,自然而然地,就牵手、接吻、拥抱,天天都想见面,时时都念着她,我想这就叫做爱情吧。

22岁时,我少不更事,十分自我,恋爱七天后,我觉得自己根本不懂怎样爱一个人,长痛不如短痛,我忍痛提出分手。三天后,我却发现我不能失去她,厚着脸皮,要求复合,自导自编自演了一场闹剧。

恋爱的确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回想起来,连记忆也变得温柔且美丽,我并不是一个特别浪漫的人,但是在恋爱时,却会做出一些在偶像剧中才会发生的奇异行为。

我试过在马路上狂追前面的巴士,我不停跑啊跑,巴士一停下,我将手中刚买的麵包丢进车窗内,看着她一脸甜蜜的笑容,我喘着气,也笑了。

我也试过在她还没有下班回到家之前,潜入她的房间内,躲在阳台裡,等她推门进来时,我一跃现身,将自己变成一个惊喜送给她。

谈恋爱时,我们还没有能力买车,每次拍拖后我都会在车站陪她等巴士回家,巴士来了,我说时间还早,等下一辆吧,下一辆来了,还有下一辆,她上了巴士,我们依依不捨,挥手道别,巴士快要开走时,我跳上车,说我陪你回家吧。抵达她家的车站后,轮到她陪我等巴士,巴士来了,我说等下一辆吧,直到下一辆不再出现,那一晚我就没有回家了。

一转眼,30年过去了,我们都已经老了,想起青春无限好的那些年,从不懂得如何爱人,直到成为一个称职的爱人,我可要谢谢这一位对手,我常说我不不知道自己走什么狗屎运,她也爱上了我,我的爱情观正是如此简单,只要你爱我,我爱你,走到多远都愿意。

22岁那一年,我庆幸自己遇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