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雁雁:在碾碎与重塑的循环中透视自己

by Jeff Lee

从《爸妈不在家》到《热带雨》,杨雁雁每次都得经历一次摧毁内在的过程,才能塑造一个立体的角色,拍完后再进行内在修复,直到下一部电影,经历另一轮的循环。言谈间发现,她在碾碎与重塑之间获得不止一点点的心灵养分。


记得在去年的TEDx茨厂街《燃》的讲台上,杨雁雁说自己当演员是为了躲避别人的眼光。这一躲,就是20多年。躲在角色背后,让她很安全,也让她在影视圈发光发热。

这一切要追溯到杨雁雁还是5岁的那年。“小时候,我会和很多小孩聚在家一起看录影带。每次看到悲怆的情节,我都是一边看一边哭,真的觉得很失礼,怪不好意思的。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我是电视箱里的那位演员,就能毫无顾忌地尽情哭泣。”

这样的念头,造就了马来西亚日后多了一位出类拔萃的实力派女演员。

就读宽柔中学的杨雁雁,是滑浪风帆队的中坚分子,因为太投入户外活动而留级,老师建议她加入戏剧社,激活了她沉睡的演戏细胞。“我还记得我的第一个角色是演开心的小丑,没有台词,但需要翻来滚去,耗费很多体力。我还因此拿到人生中第一个演戏的奖项。”

Marc Jacobs钉珠连身裙

未开窍,用尽吃奶之力也演不好

可是,要成为大家眼中的演技派女演员,杨雁雁一路走来,并未一帆风顺,也经历不少转折。就像是参加过才华横溢出新秀,被刷了下来;第一次在舞台剧当女主角,却因为演技尚嫩,被女配角抢了锋芒。

赞美声,从来就不是理所当然。

“第一次当舞台剧的女主角,大概是19、20岁。那时,我的恩师,也就是新加坡戏剧之父郭宝崑找了一批年轻演员来训练,结果我被选中,还当了主角,演一个舞女。当时,我听不懂郭老师口中所说的‘热忱’。我心想,我已经尽了吃奶之力,为何还是做不好?他给的每一句评语,我都会在家反复想了一晚。排练期间,我几乎每天都会躲在家里哭泣,因为我没有办法达到要求。我很想进步,可是却很无力,不懂如何突破,挫折感很大。”

当时的杨雁雁一直在思考,我要如何像那位女配角一样演技获得大家的肯定呢?

“学表演,原来不是单纯掌握技巧。演戏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Fendi印纹外套

虚心学演戏,重新认识自己

后来,郭宝崑开办演艺学校Intercultural Theatre Institute,于是她一头栽进去,以求突破自己。虽然妈妈无法理解她的决定,还撂下“你去念了就不要回来”的狠话,阻止她念戏剧,可是她在哥哥和嫂嫂的鼓励下,凭着一股傻劲磨戏足足3年。

那段日子,让杨雁雁明白什么叫努力和用心去做好一件事情。“23岁才开始懂得这个道理,对演员而言是有一点迟了。毕业时,我已经27岁。最青春绽放的年纪,我都躲在学校里。”

杨雁雁觉得求学时期的自己不算是一个很努力的学生,可是却在学演戏这件事情上特别努力。她试过背英文台词紧张到失眠,练习到凌晨2、3点,走路回家的路上喃喃自语想着台词。那些苦日子,都是她重要的养分,为往后的成功铺了最坚强的后盾,至今仍然受用无穷。

“我每一次演出,确定了自己的一些可能性,也留下一些问号:我可以从这里再怎样向前走?”

Gucci男装外套、蕾丝上衣与长裤

演电视剧成功“入屋”

回马拍摄电视剧的那段日子,无论是在金视奖夺下视后的《女头家》,还是《追影·筑梦》、《香火》、《时光电台》系列,或是贺岁电视电影《哈比全家福》、综艺节目《Aunty也疯狂》等,都让杨雁雁真正做到“入屋”这件事。

“电视剧就像是你的邻居,每天来你家串门子,聊聊天,互相了解。电影就像是远方亲戚或好朋友,久久见一次面,还是很有亲切感,可以聊很多话题,可是过后又分开了。”

其实,每次完成一个演出,在杨雁雁心里会留下很多问号。这些问号,让她在每个阶段都有所进步。

电视剧让她深入民心,可是后来的杨雁雁把重心放在电影上。能在电影中盛放,皆因她演艺生涯的另一位伯乐——新加坡导演陈哲艺。陈导的第一部剧情长片《爸妈不在家》先后在康城影展和金马奖大放异彩,杨雁雁也凭这部电影夺下最佳女配角奖,是她在影坛上第一个最有份量的奖项。

“我很庆幸遇到陈哲艺,因为他可以理解,有时候悲伤不一定要流眼泪。”


Kit Woo廓型外套

对陈哲艺完全放心

原来,在《爸妈不在家》之前,她就拍过陈哲艺的短片《阿嬷》。“当时,陈哲艺还在当兵,我记得他面试我的时候是穿着军服的。他告诉我,你这个角色是不要哭的。我就是演那位阿嬷,处于弥留的状态,在病床前面,大家探望我时,每个人都哭,就是我的角色不能哭。”

“拍完了不哭的那一幕,陈哲艺又要求我,可以不可以给他左眼流一滴眼泪的画面。我心想:你不是说不要哭吗?但是我回答他:我可以试试看。”你猜到了吗?陈哲艺后来还是用了没有流泪的画面。

后来,杨雁雁看了《阿嬷》那部短片,折服于陈哲艺的编导才华,对这位年轻导演甚为欣赏,毛遂自荐要演对方拍摄的电影。对陈哲艺的信任,应该就从这样开始了,往后对方要她做些什么,她就算当下不是很确定效果如何,也会尽力尝试去完成。这样的默契,实属难得。

说实在的,《爸妈不在家》里的杨雁雁褪去了很多的匠气,看不到她在用力演,因为陈哲艺一直要求她在演技的着墨点上“再少一点”。“对演员来说,少一点就是往内走一点,把情感吞下去,往内收。我每次要爆发时,陈导一直要求我再收敛一些。说了三次后,我就反问:再收就没得演了。陈导说,就是要我没得演。我觉得那是一个很神奇的探索过程。”

Bottega Veneta皮革连身裙

凭《热带雨》问鼎金马影后

《热带雨》是杨雁雁和陈哲艺第三次合作的作品。原本,她差一点和这个角色缘悭一面,只因陈导先确定了许家乐的学生角色,轮到老师角色时,一度担心如果由杨雁雁来演,会因为《爸妈不在家》母子形象深入民心,担心会有违和感。可是,在多伦多国际电影节试映后,观众从一开始被吓,到后来接受,证明陈导的选角无误。

2017年底,杨雁雁收到《热带雨》的剧本,在2018年1月便紧锣密鼓进入拍摄期。电影里阿玲,内心是很压抑的,连呼吸的方式也要特别演练。“从影至今,我终于演到一个自己完全我和没有任何相似的角色,从外形到心理层面的思考方式都不一样。就算是坚毅的性格有点像,但电影里,阿玲的韧性是隐藏起来的,而现实中的我是表露无遗的。”

Tory Burch拼接连身裙和Giorgio Armani黑色短靴

“拍摄《热带雨》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里面的角色和我完全不一样,能把这角色做好,是给自己另一次最好的解答。”

和李铭忠合作多次的杨雁雁,这是她第一次和对方的哥哥李铭顺合作。“他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演员,人生经历丰富,演技随时可以迸发。每一场戏基本上都是现场排练不久就开始拍了。”

比起李铭顺,可能影迷会更关注杨雁雁和她上一部电影的“儿子”许家乐的激情戏,究竟有多大胆?“正式拍摄前,我们排练了两天,其实没有情感可言,比较着重技术性,而且是以笨拙的方式表达性的冲动和激烈。”至于电影能否在大马上映,又会挨多少刀,就得看电检局了。

不过,杨雁雁倒是透露了结局的导向:“电影到了结尾,阿玲在艰难的状态下,生命几乎看不到希望,但最终还是找回自己心中的那一抹阳光。”

《热带雨》让她入围金马奖,和已经是影后的李心洁一起角逐最佳女演员这一殊荣。对此,她没有太强烈的感受:“其实,每次拍一部电影,我都没有想到拿奖这回事。拍戏的满足感是来自片场,而不是颁奖台。导演满意,自己满意,就已经无比兴奋了。能拿奖,那是额外的收获。没有一部电影,是为了拿奖而拍摄的。他更希望看到的是,更多人懂得欣赏马新的电影。”已经在第3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夺得影后的杨雁雁,真的希望她能再下一城。

“拍戏的满足感是来自片场,而不是颁奖台。”

Giorgio Armani蓝色缎面上衣、黑色长裤与短靴

最想演是枝裕和的电影

HBO Asia原创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大热之后,她也接拍了HBO Asia的《影匿人生》(Invisible Stories),和台湾新人潘纲大合作,演独自照顾自闭症儿的单亲妈妈。“这个角色很苦,我一度拒演,因为很怕陷入另一个痛苦的情绪旋涡。演员很多时候都是用生命在演出。演完《热带雨》后,我的内在还没完全修复,又得去伤害它。不过此剧内容是为弱势群体发声,我觉得蛮有意义,最后还是接演了。”

拍了很多几乎碾碎自己的电影,在电影《第九分局》中饰演既阴险又幽默的150岁超龄大反派,应该是她难得的尝新角色。“接下来,我想演喜剧,好像当初的《幸福万岁》,甚至是古装宫廷剧也可以。导演的话,我最想和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合作,我超爱《小偷家族》的,透过毫无血缘关系的一家人,揭示底层社会的困境。另外,我也想和最暗黑的漫画改编电影《Joker》的导演Todd Phillips合作。”

多年前,杨雁雁曾和《The Piano Teacher》女演员Isabelle Huppert有一面之缘,还和偶像在酒会上短叙聊天。对方因为看过《爸妈不在家》,对她赞誉有加。Isabelle Huppert鼓励她:“你不能放弃舞台剧,要继续演,去感受、去追寻、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表演,是一个持续创作的过程,并且一直突破自己。就算是同样的东西,再一次去探索,也要让它变得更深,进入你的核心。”这样的坚持,足以见得,杨雁雁永远都会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演员。


ART DIRECTION & STYLING | COLIN SIM

PHOTOGRAPHY | CHEE WEI

MAKEUP | KF BONG

HAIR | GARRIE S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