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时间留不住,那就到世界各地打转吧!

by RACHEL KHIEW

时间是一个玄之又玄的课题,科学家和哲学家所说的几乎是两个世界;地球,同样地让人有各种幻想,既然时间留不住,在各地打转不失为一件值得去实行的事情。


‘旅行’和‘假期’在我眼中属于两个截然不同世界的孩子,旅行是年长的大姐,无论在世界哪个角落都卯足精神,不愿意放掉路上任何细节;总是东张西望、渴望知识、积极勇往直前,希望借着每一个新踏步实现‘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名师指路不如自己去悟’的人生真理,眼睛睁开,心里空开,寻找名师同时也自己走路。旅行的快乐不在于目的地,而在于过程。遇见不同的人、遭遇奇怪事件、克服困难和听听不同语言,看看听听,阅历就丰富了。


旅行,既然是生活的浓缩版就可以刻苦一点,有轻松的,却该更多用心用力的,职业称号是作家但隐藏身份是哲学家的村上春树说过“旅行这种事大多是相当累人的。不过有些知识是疲累之后才能亲自学到的。有些喜悦是筋疲力尽后才能获得的。这是我做得到继续旅行的真理。” 


领悟两字,是人生最难的事情,不曾攀爬过百级楼梯和千尺高峰哪有机会看巅峰日出?不在路上被偷钱包护照哪懂防不胜防的无奈?不在岛屿小村住下哪可能获得奶奶的当地独门腌制泡菜的秘方?自己听过多少当地故事,朋友不断攀山攻顶最大收获来自于每次和搬运童工让人泪流满面的谈话,身体和内心精疲力竭才能厮磨出不愿去面对懒于去想的人生道理。


村上春树在《假如真有时光机》也说到:“走过几座希腊的海盗就会明白,每一座岛上,海的颜色看上去都有所不同。” 。可不是,在济州住上近三个星期,每一个瀑布、海岸线和汉拿山路线都不一样,有澎湃也有平静,沿海岸线慢行的巴士每一趟都精彩,创造者不曾偷懒,每一个转角都给你全然不同的景色,能否停下来体悟就看个人修为。


旅行身为大姐却不一定能让你信服,旅行本身不能替你解决问题,有些人越旅行越孤单,一些人则越旅行越丰富,旅行是磨练我们看待世事的心智:同样的人类,不过就踏过一个洲际一条河流,生活状态、思想和社会环境都能天囊之别,大家惊讶于彼此如此‘荒谬’的思维,心里盘算怎么说服对方相信自己的那一套更好,到最后发现,何必说服?就算旅行中没有全然释放体悟人生,依然能让你感触良多。可是且慢,广阅书籍和悟出真理后如何身体力行却非包括在这个配套当中,懂了和去行动乃两回事,在旅途中的谦卑必须连带回日常生活中才有用。


‘假期’犹如放任的小屁孩,冲着冲着,打着最后要回到现实的想法因此过于极端放任,务必不枉此行,花钱无上限、彻夜不眠、疯狂购物、狂欢狂玩,一定要做日常无法成事的玩意才称为放假,对于深刻体验或许其次,最重要好玩、疯狂,又不枉此行之意,一些人放假的极端有种逃避现实感:不想不看不听,仿佛世界就此停在这个完美的假期中,这才造就假期后遗症。逃避要嘛就不要回到现实,回来后总是太痛苦,不断挂念着那个自认为最完美的时光。工作后逃离再回到低迷状态工作再次逃离,如此循环几乎就成了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