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性与感性—张钧甯

by Toby Hsu

“我是处女座A 型,很理性的个性,念的又是法律,以前表演都用脑在演,现在是用心演,很多时候我到了片场,会花一些时间感受现场风的流动,声音的起落,让我更进入状态。”,花点时间与张钧甯聊天,你可以感受到这张漂亮脸蛋的背后,有个不简单的脑袋,对事情精准的分析,正中问题核心的回应;一个理性的女孩,碰上理应感性的表演工作,她在这几年打破了世俗的眼光,用表演证明了自己不只有一张漂亮的脸蛋。


9月中的青岛有别于一般滨海城市的喧闹,没有如织的游客堵塞每个观光景点,马路上也没有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恼人车潮,20 多度的气温正好,城的一边是轮廓妙趣的山,另一边,开上大约半小时的车程,会闻到空气里海水的咸,白淨的沙滩上是三两戏水的游客,更多的是双手空空,纯粹在海边散步、伸展筋骨的附近居民,青岛似乎随处都能建构出一个閒适悠哉的生活景象,而我多么希望能感受到他们心里十分之一的閒适,因为此刻我们正在海边急着搭灯架、决定拍摄景点、担心着潮水是否能在拍摄之前褪去;最近因为《如懿传》里重情重义的海兰一角再度成为讨论话题的张钧甯正在青岛的剧组拍戏,经过一个多月的反覆联络,我们终于抓到了她所剩不多的空档,浩浩荡荡从台北出发,一千多公里的飞行距离带着我们来到了青岛。

处女座A 型的理性

她有一张绝对漂亮的脸,那是种差点掩盖她演技实力的美,但随着一部部戏剧作品的推出,好事的嘴巴一张张闭上,“小时候一直想把表演做好、把戏演好,但那时我不懂方法,我不是角色本人,剧本怎么写,我就怎么演,但现在我会用自己的经验,加上剧本的描述,然后去创造一个这个角色的世界,从服装造型开始,我都希望可以参与,因为这些也能帮助我成立这个角色,这样的状况下,表演就变得很好玩,因为我不再只是一个被放进表演的棋子。”2014 年《武媚娘传奇》在大众瞩目下推出,在当中饰演反派角色–徐慧的张钧甯立刻吸引住观众的目光,那是个颠覆她一般乖乖牌形象的角色,从天真无害,到心机用尽,几场与范冰冰的对手戏都让人看得揪着心口,“以前常觉得剧本里写得一定都是最正确的,后来发现其实在某个状态下剧本给的不一定是最真实的反应,比如要表现巨大的悲伤也许掉眼泪并不是唯一的演法,关于这一点,迅姐(周迅)非常厉害,常常她没掉泪,我们看了都哭了;我是演到了《武媚娘传奇》里徐慧杀人的那场戏时才感受出来,徐慧是一个宫里的女孩,无依无靠,以为最好的朋友背叛了她,她失手杀了一个人,那个当下,她的心里会有多慌恐,演完的时候其实我是一直发抖的,心里觉得她好可怜,一个人在深宫后院,刚杀了一个人,往后的日子该如何自处?”,徐慧的角色让观众对她观众对她刮目相看,网路上对她的讨论开始从漂亮的外表,转移到越来越精湛的演技,即使谩骂她所饰演的角色,在某方面来说,不也都是一种她成功诠释了这个角色的代表吗?她知道,现阶段的她,不能停下来。

Age Is Nothing But A Number

“我觉得过三十岁后,整个人的阶段跟对工作的态度完全不同。”,她一点都不在乎谈论年纪,我们坐在行驶中的箱型车里进行採访,她将一头半长发随性地扎成了一个包,精致的脸蛋显得更小,很舒适的窝在椅子上,“女生在二十多岁时可以对工作有很多不同的尝试,但其实心境上是很不安定也很没自信的,至少我自己是这样的过程,但在当下可能自己并不知道,然后对“三十岁”这个数字会有很大的慌恐以及焦虑。”,我想起来曾经有人告诉过我,过了三十岁后,即使你不想改变,你周遭的一切也会逼着你改变,而张钧甯选择了很正面的心态,张开双臂,拥抱“年纪”所带来的一切变化,“我三十岁的那年跟着世界展望会去了一趟蒙古,我发现在那么大的天地之下,自己的烦恼其实很淼小,我后来一直都不是很担心年龄的增长,我也不介意别人谈论我的年纪,我们每个人都会经过外貌最漂亮的阶段,也都会经过没有自信、没有信心的阶段,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你就会得到怎么样的人生。”;对于很多问题,张钧甯都答得坦白,学习与自己处女座的理性龟毛与双鱼座的感性,随着年纪,也得出了一个完美的平衡“我最像处女座的地方,就是精神洁癖,工作上我会要求得很严谨,感情上我无法容忍对方出轨与背叛,我很容易相信别人,交朋友是全部感情All In,但当我开始感到对方不是这么真诚,或甚至设计我的时后,我也许不会报复对方,但会立刻抽离我的感情,与对方保持安全距离,我宁可不要这样的朋友,当我把信任收回来了,就很难再次给出去。”。

互补的好朋友

“我是个工作狂,我会把工作塞得很满,大发就会抱怨我工作太多!”,张钧甯与大发(陈意涵)不只有众所皆知的换帖情谊,甚至两人的友情还被一部电影着实的记录了下来,即使电影《闺蜜2》内容并不是两人友谊的纪实,但真实世界的闺蜜在电影里继续演着闺蜜,这样的机会真的难能可见,“之前大发拍了闺蜜第一集,我们一起去电影院看,其中有一句台词,我已经忘了是什么,但戏演到那里时,她转过头来,拉着我的手,说这句台词是专门要说给我听的!我整个超感动,后来一起演了《闺蜜2》,我完全就是去跟好朋友玩的,大家一起玩了一个月,名正言顺地边玩边工作。”,她们互相互补,却又互相相像,真的好朋友是不需要天天见面,却可以一封简讯,就感觉到对方的温暖,“我跟陈意涵的感情是很像家人,比较细水长流的那种,有一次我失恋,她是那个哭得比我还伤心的人,这件事让我好感动。”;张钧甯与陈意涵,一个给人娴静婉约的印象,一个却是那么活泼外放,却能恰恰好的凑成一个最完美的组合,“我们是在拍痞子英雄时认识的,但其实在拍戏的时候并不是很熟,直到杀青后,整部戏的演员持续都会安排聚会,越相处越发现我跟她的个性很合拍,我们都喜欢运动、游泳,有一次我们相约游泳,我发现难得有人冲澡比我还快,通常会想赶快把澡洗完的原因就是不希望让同伴等,我发觉这个女生平常看起来大咧咧的,其实在细微的地方非常贴心,很怕麻烦或耽误到别人时间,而我也是这样的个性。”,我想起刚刚拍摄时,在换装空挡,张钧甯不止一次抽了面纸给因为忙碌而满头大汗的我,这是一种微小而贴心的举动,而或许正是这样的贴心,让两个懂得为别人着想的女孩结成莫逆。

不完美,比较美

这好像是每个美丽女演员的宿命,被媒体冠上“女神”的称号,然后关于其它妳做的努力,从此都失焦,“其实这些称号并不会带给我压力,我觉得大家会这样称呼我,是因为不太了解我,如果要说谁是完美的,真的没有,我也觉得完美很无聊,小时候的我比较没有安全感,所以不太会很直接的让别人看到我的个性,我不知道怎么样可以舒服自在地表达自己的感觉,所以我会很ㄍㄧㄣ ,但现在会让自己的个性外显一点,也会学着去喜欢以前比较不喜欢的自己的部分,比如说我以前很安静,很容易紧张,即使现在也是,我很容易在感到尴尬的时候脸红,这是藏不住的,也不需要藏,因为这都是我。”。

人生这场表演

“我太爱自己的工作了!”,青岛或许美丽,但人生地不熟,一待就一个月起跳的剧组生活,没有热情,实在难熬吧?“拍每一部戏的前置作业其我都很焦虑,尤其进剧组之前,有时也会因为某场戏没有表现好而自责,觉得自己像很没用,那样的时候我就会喝一杯红酒、点个蜡烛,让自己心情缓和一点,或者去运动。”。最近网路上疯传一段张钧甯参加实境节目《我就是演员》与张馨予对戏《半生缘》的片段,精彩的演出获得了许多正面评价,“波哥告诉我演戏就两件事,一个是“活着”,一个是“拼命”,这句话让我非常感动,就像迅姐在片场,有时就坐在镜头前不说台词,要是以前的我,会觉得是不是停顿太久,好像该说些什么,但如果你的角色其实充满委屈,想说的话说不出口,本来就该会有这样的停顿,这段时间在戏剧上的磨练,加上年纪的增长,都让我对活着以及表演这件事有不同的看法。”。在那一集《我就是演员》的访问里,评审问张钧甯,为什么想上节目来表演,张钧甯回答:“我透过表演寻找自己,认识自己,然后看见不一样的自己。”,我想起了四年前与她做过的另一个採访望过她同样的问题,那是为另外一本杂志所做的封面访问,而她的回答,坚定得一字不差。


Photography:Primol X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