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A MEN:一把最隽永的声音,他的情歌永远唱不腻

by ELI

 《爱如潮水》从哀戚的情歌化为同乐会般的合唱,他用悦耳嗓音让一首歌打破世代隔阂,几十年来的不间断演唱,你问他唱的腻不腻,他说:“一首伤感的情歌,已经变成大家共同记忆,我觉得很有意思。”


内文:还记得在访问前几日,反覆听着这位与我隔了几个世代的歌手,从早期的作品到近日发行的专辑,在配乐及编曲上保持着纯粹却不老派的风格,清澈如冰川融水般的声音,冲淨了留在耳膜上那些杂讯干扰,这就是张信哲,比起大家给他情歌王子的称号,倒不如说他像是一件精制的纯白衬衫,当你厌倦一切杂乱的风格时,找到他就能再让你从歌声中找回音乐最优雅的本质。


感性与理性兼具

张信哲的歌曲总能让人浸湿泪腺,能这样打动人心,适度的浪漫绝对是必要的,在这样看似感性的个性中他但却意外理性,“第一个我会先听歌曲本身,看是否带给我感动或想法,第二部分则是歌词,我觉得词很重要,词除了要对于某个感情的有清楚概念外,他更要配合曲本身把故事说得清楚跟完整,能让我感受到情感层面,我就能投入其中。”他条列式的分析着他对于歌曲演绎前的准备,让人看见他在触动人心前做了更多分析,让一首歌能成为更全面性的作品。

近日发行的新专辑中,《永恆的印记》在张艾嘉前导的口白里 说到“一个人不可能一生只爱一个人,也不可能一生只有一段情,可是在你爱的时候,一定要全心全意,把她当做是你的最爱。”这样的一句话,加上张艾嘉独有的口气,让歌迷立刻躺卧于一段故事中,“我跟张艾嘉在滚石就已经是同事,《永恆的印记》这首歌的曲是由李宗盛写的,词则是钟晓阳,钟晓阳在我的学生时代是年轻女性作家代表,而我唯一主演过的电影也是她所撰写,所以这首歌对我来说有非常特殊的意义。”张信哲在新歌中找来多位对他人生别具意义的人,他们分别负责歌词及谱曲。


不做音乐上的“快时尚”

流行这一词,意味着必须跟着时代潮流而做符合当代所能接受的作品,在这么 多年的音乐经历里 ,张信哲能不随波逐流,永保自己的风格持续站稳流行音乐的市场,除了令人着迷的唱功,更重要的是他具有治癒人心的作品。而实体唱片市场的变化,是除了音乐风格演化外,歌手也相对担心的问题,“音乐本身就是大家的精神食粮,不管载体怎么 变从黑胶、卡带到CD,直至现在的串流音乐,人心理对于音乐上的需求是不变的,跟着我一起成长到现在的歌迷,他们从小就听我的音乐,而他们的后辈也会继续听,我觉得乐坛的听众量是一直在扩张,所以这个部分我相对是乐观的。”张信哲从不哗众取宠的搬弄过于花俏的编曲,或许就是他音乐能不被这资讯洪流所冲澹的原因,正因为将音乐该有的本质摆在最首要位置。


“我会听韩国流行音乐,他们的音乐很具流行指标且很即时,但相对他们汰换率非常高,好的方面来说他们可以不断有新血,但是坏的部份就是艺人的生命力跟持久性都不够长,这个部分也是我持续在观察韩国音乐发展的原因,他们的东西其实非常符合市场且制作精良,是一个非常好的音乐商品,但怎么 让这个作品可以长漫的被留下来,我觉得这可能不是他们在意的地方。”相较于他自身的音乐作品,K-Pop 的存在就像是音乐的快时尚,撑过一週两週还被讨论的音乐即是隽永,白羊座的好奇心使然下让张信哲持续观察常这样的独特市场,“年轻的时候我们可不顾虑这么 多,但慢慢的经过各种状况,你会发现要怎么 样保持自己最好的部分,又能够加进新的元素是一个很难的功课,要怎么 保有自己又同时有新的概念是一个最大的考验,但我还是会不断尝试。”他并不排斥新元素注入他的音乐,但也表示他必须更小心的尝试,与其追逐流行,他更希望能适合自己。

对新年 我没有期许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你是不是随时准备好,有新的东西出现你是不是能马上跟上,我不太刻意去对未来做计画,但我会把握现在所拥有的东西。”对于新的一年,他笑说没有什么 期许,或许真的是这样,再多的计画都无法预料未来的变化,而把握当下即是张信哲现阶段最重要的生命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