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狮子男:那些女孩

by 布莱恩


记忆中的她留着樱桃小丸子的齐肩短发,黑色发夹整齐地把浏海固定在额头两旁,黑肉底,走路时总是驼着背,声音黏黏的,不时露出为难的笑容,有心事时却又比任何女生还要来得坚毅。

放学后偶尔跟她一起步行到巴士站,我总是走钢索般刻意走在行人道边上,车子从我的右后方呼啸而过,善良的她就会很紧张地拉着我衣角……

多年后在一家日式火锅店重逢时,她的头发留长了,绑了个低调的马尾。我们还被服务生安排在同一个包厢里,分开两桌,与各自友人吃了一顿晚餐。

看那男生对她的体贴举动,我想,她现在应该很幸福吧?

***

我与她的邂逅,是在三万呎高空上。我的右手边是窗户,窗外是一片深沉的夜幕。她,则是我左手边的一道风景。

我不是那种会在飞机上随便搭讪的登徒子或渴望发生艳遇的痴汉,对到眼时顶多露出礼貌性的微笑。当我从脚下的后背包拿出藤井树的《流浪的终点》以打发接下来几个小时的航程时,无意间瞄见她脸上惊讶的神情。接着,她缓缓地从膝上的包包里拿出一本书。也是藤井树的《流浪的终点》。而且也都是精装版。

按照电影情节的逻辑,这会是一段浪漫恋情的序曲。但我跟她只是对望笑了笑,然后低下头去,钻进各自手里的小说,不发一语,直至下机,转身离去。

***

那是一个下着毛毛细雨的周日夜晚,忽然收到她的私讯。

她:在报纸上看见日本小说的介绍,就想起你了。

我:该不会是《解忧杂货店》吧?

她:就是这本。

我没读过那本小说,皆因我欣赏的是伊坂幸太郎而非东野圭吾,只是两天前上电影院时无意间看见这部小说改编电影的海报,才随口猜了猜。

隔天,我忽然心血来潮,给她发了私讯。

我:最近有部电影叫《Wonder》,还没下的话可以去看看。

她:天啊,我刚从电影院走出来,看的就是这部。

我:哭惨了?

她:哭惨了。

如果我是偶像剧的男主角,我会回复:再一次的话,我们就要在一起了。我是偶像剧男主角吗?不是。所以,就只是想想而已。

***

她是Melon Milk女孩。

上午连续讲了几小时课的我,习惯趁着午休溜出去喘口气。还记得第一次走进这家咖啡馆时,我站在柜台前认真地看了看餐牌后,尴尬地问道:请问有什么非咖啡类的饮料吗?

戴着眼镜的她想了想,随即推荐说:试下我们家特调的Melon Milk,好吗?

这是不嗜咖啡的我在这家咖啡馆裡与她的第一次对话。

那是一杯奶香浓郁却口味清甜的热饮,浮在面上的几粒方糖状果冻是惊喜,我就在Zee Avi歌声的陪伴下度过了无数个疲惫的午后。自大学搬迁后,我就再也无缘尝到那一杯有着疗愈效果的暖意。

谢谢妳,Melon Milk女孩。

***

妳是偶尔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的那个女孩吗?可能是,很有可能不是。无论如何,当妳孤单时,无需感到失落或寂寞,此刻或许有人正在地球的彼端,想着曾走入他人生的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