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T WE LIVE:我的剧场人生

by YUKI TAN


Dato Faridah Merican,The Actors Studio、KLPAC联合创办人

早年活跃于广播、电视及广告界,后与演员丈夫Joe Hasham共同创办了The Actors Studio Theatre 与KLPAC等艺术表演中心。Dato Faridah Merican过往的作品以及为本地剧场所投注的心力,奠定了国内剧场的基础,因此她也被誉称为“马来西亚剧场第一夫人”。 

走过剧场50余年,一头华发的Dato Faridah Merican仍然活跃于自己大半生走来的兴趣。“你问我最近在忙些什么,那对我来说是个还蛮奇怪的问题。因为我一直都在做着相同的事,监制、演戏、导戏……”2018年伊始,她就忙着着手协助由Norzizi Zulkifli执导,将于Pentas 1演出的《MAK YONG TITIS SAKTI》,在更早之前她也完成了由Ho Lee Ching主导的《OCD》。“这两场制作都获得了媒体与观众热烈的回响,开年之际这是个好的预兆啊,所以接下来由Joe执导的《MEN IN HEELS》也将到槟城演出。”

理想的存亡

历经多番市场竞争以及经济起落,Dato Faridah Merican坦言在戏剧界若单凭热枕其实非常艰难。“所幸的是我的热诚非常的根深蒂固,所以尽管在最艰难的时刻我都未曾有过一丝动摇。而困难之处从来都不是人才,而是如何在无债务的情况下推展事业。”2019年将迎来The Actors Studio的第30周年,但庆典将由今年开始。Dato Faridah Merican说,“我们已有全盘的计划向业界展示,可惜的是因为资金的考量我们并没能全心专注于创意工作。”而事实上《OCD》和《TITIS SAKTI》是他们掀开序幕的头炮,因为要抓住观众的目光让他们买下一票走入剧场,才能有助剧场清还账单。 


跌倒才有翻越的勇气

由60年代初期开始,接触剧场纯属玩票性质,Dato Faridah Merican表示当时座剧场完全不可能是以钱为出发点。透过接演一个个不同的角色,与不同素质的导演合作,她渐渐爱上了在台上表演的感觉。“尤其是表演完毕以后在台上鞠躬时,能够感受到源自观众满满的能量。”一路走来有身边志同道合的朋友们鼓舞和相互影响,那样的回馈对Dato Faridah Merican而言才是无价的。没有科班的基础,深厚的功力完全靠当兼职演员时的累积,“当时我还在执教,同时也兼任广播和广告。一直到80年代,我才将戏剧转为正职,也正是那个时候我遇见了丈夫Joe,然后我们一起联手催生了The Actors Studio。” 

谁料,2003年一场大水灾,将坐落于Plaza Putra的The Actors Studio全面摧毁。“那场天灾把我们自1989筹集以来的一切心血给击碎,造成了无可弥补的金钱以及物资伤害。”然而秉持着不能轻易言弃的精神,Dato Faridah Merican和丈夫重新振作,并在YTL集团执行董事杨肃斌以及其他赞助商的热心协助下完成了理想中艺术中心KLPAC的建造。 

创意商业的两难

朋友和生命中的恩典是Dato Faridah Merican灌注梦想的泉源,然而要在创作和商业考量间取得很好的平衡,Dato Faridah Merican坦言即便是经历了那么多年,还是没能做到。“幸运的是,KLPAC和PENANGPAC的同仁们都很有共识地积极朝着这个平衡前进。因为我们的前提是必须拥有足够的资金来维系这盘事业,这意味着我们必须抓紧预算,并拿捏票务价格,积极地寻找赞助商。如同我所说的,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取得成功,但我们必须尽力把关。毕竟,要将创意和商业结合从来就不是容易的事。”但能和思维相近的人们共事,当然能让事情办起来更顺遂。

问她满足与否?她笑言早在第一座剧场在Plaza Putra落成时,心里就已经开了头,接下来每一步一脚印完成的,都是路程上最值得纪念的时刻。是心中的信仰带我们走到今天,虽有艰辛却也值得,接下来就是看如何让年轻的一代接棒,把这一切我们所热爱的继续传承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