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MEN'S TALK:磨去棱角的美好 - 江家荣

by YUKI TAN

因健康因素而告别演艺圈,江家荣当初一别便是十年。这位我国电视界里标志性的小生代表,因接下八度空间新剧《娘惹相思格》而再度亮相于荧幕。对于此次的回归首次担任当家角色的江家荣说能由年轻演到老,并和居中的子女角色相融得毫无违和感,是他最大的满足。

江家荣

Salvatore Ferragamo 衬衫、西装外套

是什么促成这次的演出?

早年决定停下来以后,就只客串了《都市恋人的追逐》,这些年下来其实不时都有一些邀约,但我一直在推辞。直到这次杨锡彬找我洽谈说有部剧希望我能接演,当下我就婉拒了。只是他游说不如先看看剧本,看了剧本以后我仍不太喜欢也给予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没想到他竟然说会考虑我所给的建议,单是这点就已诚意十足。这次的合作真的是机缘,先是监制的谈吐、对于本地电视界的抱负打动了我,再来剧本上也调整了许多,约莫商谈半年后我便决定接下这部剧。

谈谈这一次的角色突破?

这次饰演的是个当家,以前演的一直都是小生,根本没有机会接演类似的角色。这角色的内心戏非常吃重,没有所谓的大哭大叫、语不惊人死不休,却可在眼神的流转中透露他的阴暗。在剧中我的儿女都已成年,这也适合我本身有着极大反差的状况,所以非常吸引我去突破。最开心的是朋友上tonton先睹为快以后告诉我,我和居中孩子们的亲情是那么的真实、牵动人心,且完全无违和感。有些细微的情感位上若你放大来看就能很触动,因为身为一个大当家,家里佣人无数,他却愿意为了让被逼嫁的女儿开心而下厨。一个能将亲情当筹码的男人,和女儿之间的矛盾,在镜头中彰显无遗。

这十年的沉淀带来了怎样的改变?

这十年确实是一场累积,以前不明白世界有多大人又何其的渺小。娱乐圈其实是很高压的行业,当然比起香港、台湾、中国的娱乐圈,我们这里是比较舒服的,但即使再舒服也还是有压力在。更何况这里也相对的比较压抑,有很多的限制必须遵守。我相信这里的创作人也有许多想法想要去尝试,奈何却被限制住。所以观众总是一昧的说我们老套,却不了解其实我们已在受限的环境中尽了最大努力。其实全世界的演员都是被动的,都需要被剧本、市场、投资者拉着走的,再好的演员,没有市场的话也只是徒然。在离开演艺圈以后我到了许多比较落后的国家去旅游,是旅行也是自我修行。当你看到世界有那么多不幸的人在求生存,自己所面对的问题就变得微不足道。也因为这样我学会磨去了棱角,不再轻易投诉生活的不顺遂。

这次拍摄最难忘的是……

我们一大班人在槟城拍了三、四个月,相处下来从导演、监制、演员到场记都相处得非常愉快。记得有一天因当地节庆剧组必须暂停拍摄,我原来想休息,大伙却轮番邀约我外出吃喝逛逛,非常热情。而拍摄期间也有工作人员跌伤了腿,大家每天都关心跟进她的伤势,甚至在她溜去夜店狂欢时嚷嚷着要把她载回来休息。这种独特的关怀相处方式,也只有亲如家人才能感受。

心目中的理想生活?

现阶段最重要是随遇而安,其实自十年前开始我便已保持着这样的心态。很多人都说你终于复出了,其实我从没说过不会再拍戏,只是暂别后一直忙着家事、自己的事,也到处去旅行所以才没有接戏。这一次的促成,绝对是上天赐的机缘。而我目前的生活也讲求越简单越好,就好比以前当艺人时衣装总有人赞助,而我家里又有成员从事时尚买家的工作,所以在物质上总是很奢侈。近几年下来我几乎都没有再买衣服,也将许多不再需要的衣物统统捐了出去。

你的魅力特质?

我很爱笑。就连才认识两三星期的Jojo都曾说过希望能像我,我笑说想我有什么好的,又老又丑。她直呼才不是,因为我一上镜就能认真以待,一喊卡后又能畅怀嬉闹。这就是我happy go lucky的真性情吧。


Photography: Zhong Lin

Styling: Colin Sim

Makeup: Sharman、Rae@ Plika Make Up

Hair-do: Ckay Li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