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A❤MALAYSIA:刘敬安喜欢这个国家的率真

by YUKI TAN

由台湾来马嫁做本地媳妇的敬安和另一半相识于在美国念书的年少时期,念完研究所以后,原籍马来西亚却在新加坡长大的先生被派送回马工作,两人选择在此落脚。因皆对新环境陌生,加上当时全球经济不振,两人并肩扶持下才得以将生活安稳,也因此建立起深厚的革命夫妻情。

今年是敬安定居于马来西亚的第21个年头,也是她为KANEBO效力的第20周年。能在异乡落脚并把事业经营得有声有色,敬安知道自己是幸运的。“当时好多随着丈夫定居马来西亚的女性都是在家当少奶奶的,其中很可能是她们并不那么容易能找到合适的工作,所以能经营自己喜欢的品牌的确感恩。”

刘敬安—KANEBO 营销支援经理

从台湾到美国,再到马来西亚,敬安的适应能力想必不弱。但她笑说初到马来西亚时受到文化冲击(尤其是交通)相当大,“在美国只要有地图在手,我们就能自行开车到任何地方。但刚到这里的时候我有大半年的时间都在迷路,一开始就怀疑这里的地图怎么那么薄,真的能清楚列明路线吗?后来不仅是地图帮不上手,就连路标不是消失,就是过了路口才出现,要不然就被大树遮挡。”幸好过了建设的阶段,马来西亚的交通路线构造也获得了提升,现在敬安不仅非常熟知这里的路线,甚至还比本地人还要懂路。

喜欢大马人的率真

大马媳妇的身份以当了那么多年,问她最不习惯这里的什么,她笑说都很ok 啊,反倒回到台湾会有点不适应。“台湾人比较注重人情事故,所有很多枝微末节的事需要注意,大马人则比较直接。就好比说我妈妈很喜欢下厨,尤其看我吃得津津有味更是开怀,所以她每次准备了酸甜猪脚醋都会说:“你看,这是我特意为你留的哦。”若在马来西亚的话,长辈就会说“你吃吧,这些都没人要吃了。”所以刚开始时还真不适应这样的措辞。”后来接触多了之后,敬安反倒感觉马来西亚人很率真,其实他们背后的意义是要你多吃,却不习惯用扭捏的话语。

家在马来西亚,家也在台湾。和家人关系非常亲密的敬安纵然离台多年,却还是会常常想回去探望。“和家人的感情和当地的食物是我最挂念的。虽然马来西亚的食物也非常多样化,但还是会想念台湾的多选择性。还有就是交通系统吧,我常带朋友或同事到台湾玩,在当地只要说好了集合点大伙就能各自搭捷运会合,反倒是台湾朋友来马的话,就必定得开车接应或聘雇司机。”

马来西亚迎来新局面,敬安表示我国是最开明的回教国,这里的人民大致上都非常开明而包容。“这里的未来非常好,尤其在有了新政府以后,只要方向明确、领导者并不只为私己,马来西亚其实是通往许多不同国家的绝佳跳板。”因为这里的多元文化,语言背景都是我国人民最好的筹码。就好比敬安一样虽然飘洋过海当了异国媳妇,却印着特殊的身份而受到关注,并获得了许多特别的历练和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