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LIKE A MUSIC:奖项不及票房

by YUKI

参与过逾50个国际电影节,所拍摄的两部电影皆在国内外获得极高评价。拥有多座国际奖项加持,导演刘成达却直呼,“拍电影很难,拍好的电影,更难!”由3D动画师转投电影界,透过与不同的团队合作,让刘成达更了解自己也更懂得如何更好地与外界沟通,完整呈现内心的想法。


刘成达

大马导演、演员、编剧、制片

BLACKBARRETT上衣及外套

为新剧身兼编剧和导演,刘成达非电影专科的背景颇让人感到意外。原来念的是3D动画,毕业后在某家制作Studio打了几年工,原来的兴趣满满后来被机械化的工作模式磨光,“那时候的工作就是一天对着电脑八小时,有时还得在公司加班过夜。渐渐地我觉得这样的模式没有机会开拓视野,更别说能遇上不同的人作交流。”当时,由陈翠梅、James Lee一班人所组成的一股本地电影新浪潮正兴起,刘成达便加入成了其中一份子。

转换跑道后的刘成达彷佛开拓了另一条大道,接触外界的机会多了,与不同团队的合作也让他更懂得沟通。“电影制作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一切由剧本开始。你所需要的就只有一支笔和一张纸,便能开始与自己对话,这个过程其实还蛮孤独的。然而剧本完成开始制作以后,你即需要与人接洽,后期制作又是另一个过程。”透过这样的循环,不仅促成了思想上的交流,连技术、技巧也能获得刺激,研发出新火花。

对于马来西亚电影市场,刘成达认为还是极具潜力的。“看看外国电影在我国的票房你会发现我国看电影的人很多,只是本地电影要达到同样的票房收益很难。因为除了和许多国家同样面对的资金问题,我们的市场相对得更小且被不同的种族分化。当然如果能把作品做到跨种族是最好,但困难性很高。《一路有你》算是一个奇迹,也再次印证了只要把故事架构好,观众自然会买你的帐。”

在我们国家里所发生的美丽故事,往往都会成为创作人的灵感。马来西亚的文化特色是刘成达电影里常见的元素,他表示脑袋里彷佛有个资料库存。日常所吸纳的经验累积,从书里、电影里看见的境界画面都会自动输入储存,然后在需要时灵光乍现,化成创作的题材。“作为电影人,时时保持好奇很重要。所以我对什么事都好奇,对于什么地方都感兴趣!”

《口袋里的花》、《Lelaki Harapan Dunia》在国外拿下了许多电影节奖项,在国内也有极佳口碑。刘成达却坦言自己的挑战是接下来希望作品更具有商业价值,毕竟电影还是要回归观众,“每个创作人都希望能把作品展示给更多的人,而不是藏在衣柜里。曾经带着口袋里的花跑了50多个电影节、另一部片子也跑了起码30几个,说实在相较于奖项我更在意普罗大众的回应和评价。”

商业电影导演要转往艺术形态很难,相反之亦不容易。刘成达却坚信只要能让观众产生共鸣,感动并触碰到生命中的某部分,就已表示那部作品正走在正轨上。毕竟,情感是创作者最好的武器,所以清楚自己要面对哪些观众是基本功。“我本身是商业片和艺术片的粉丝,也相信这两者能有更好的贯穿。如果一部作品能让你在影院里哈哈大笑,走出影院后却陷入深思,那它就已做到了两者平衡。“笑称说得倒是容易、做时难,但刘成达相信这正是让电影事业更好玩有趣的原因。


Photography: ZHONG LIN

Styling: COLIN SIM

Hairdo:  CODY CHUA、JUNO KO

Makeup: RAE、SHARMAN、CELIN@ PLIKA USING SHISEIDO MAKE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