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十月:微笑抗癌的力量GO PINK & FIGHT ON

by YUKI TAN

每年的十月份,都不会忘了赴一场粉红之约。来到一年一度的乳癌防治月,BELLA提醒所有女性防治乳癌要趁早,“尽早预防、尽早发现、尽早治疗”一直是所有相关机构所强调的三大关键。奈何,我国仍有不少女性因为羞于启齿、错误的社会观念和自我意识的匮乏,导致乳癌仍占据在我国癌症榜上的首位。今年,我们找来吉隆坡班台医院的乳腺顾问及内分泌外科医生Dr Saladina Jaszle binti Jasmin,以及充满正向能量的抗癌勇士李淑燕来告诉你乳癌不可怕,可怕的是逃避现实以致错失生命的愚昧和恐惧。


乳癌让我更乐观

纤细的身形与爽朗个性成强烈对比,嘴上时时保持优雅弧度的李淑燕,没有一丝和乳癌抵抗的痕迹。走过怨天尤人、自哀自怜的过渡期,她发现豁达才是应对生命挑战的最好心态。因为乳癌,李淑燕的社交圈子获得拓展,个性也比从前更豁然开朗,老天给她的试炼,她硬是将磨炼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李淑燕

六年前, 正值为新工作打拼的非常时期,李淑燕发现了胸部有硬块。起初她还不以为意,“在更早一些时我曾患有良性肿瘤,切除以后并无大碍。所以,我以为这一次的状况也类似。”接下来的忙碌将李淑燕淹没,渐渐了也忘了这回事。一直到数月后她发现肿块还在,才决定预约医生进行检验。进行乳房筛查、超音波检验以及乳房细针刺穿检验三项检查后,前两项检验都没大碍的她却被医生告知乳房细针刺穿检验的报告有些疑点。在医生建议下将肿瘤切除进行化验,李淑燕被告之该肿瘤确定是癌症无误。当下的她脑袋一片空白,怎么也反应不过来。“在拿报告以前还和朋友调笑说,不会那么幸运的被癌症相中,怎么知道……”

所幸的是李淑燕的症状还处于初期,“医生告诉我一般的存活率为90%时,我松了口气,啊……原来还死不去。”接着在医生的引导建议下,李淑燕展开了一连串的选择考验。“基本上从一确证患病开始,就是一条漫长的选择道路。要接受什么疗程、该不该切除、需不需要乳房重建等,你都必须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原来接受医生建议切除乳房组织的她,在接见完乳房重建医师后眼泪才正式决堤。“一开始知道患病以后很无助,也不敢通知家人,在决定回乡告知妈妈病情的当天一觉醒来,我还觉得一切都是梦境。一直问自己,你是发梦吧?然后理智的一面就会跳出来说:“不,是真的,我是得了乳癌。”然后就开始怨天尤人,问为什么是自己?”一直到肚子饿得咕咕作响,才如当头喝棒将李淑燕巧醒。“当下你会发现,你再怎么悲情日子还是要过,饭还是要吃。”

决定提起精神抗战的她,在老板的鼓励下继续上班,也展缓了切除乳房的决定。“我在老板的建议下去询问了第二个医师的意见,进行了淋巴组织移除手术。”感恩有着一群好友及上司的陪伴,乐观的心境是李淑燕积极抗癌的强心针。“我的老板并没有把我当病人,即便是聚会他也积极的邀请我一起出席。我觉得正常的社交很重要,这或许也是我没有机会继续忧郁的原因。”

已完成化学疗法和放射线疗法的李淑燕在接受化学疗法初期,也曾因他人的经验分享而犹豫。“仿佛每个人的化疗经验都是走一趟地狱,但我觉得治疗的环境氛围很重要。我曾看过一些医院里病恹恹了无生气的疗程室,所以后来我选择了氛围较明亮的医院。第一次去接受化疗时,见到里面的一名中年妇女正一面化疗一面享受她的杂饭,当时我还问,“安娣,能够吃杂饭吗?”她淡然的答,为什么不可?” 李淑燕当下紧绷的情绪顿时获得抚慰,也发现保持心境开朗才是最佳的辅助。“我甚至会穿高跟鞋、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做化疗,并在冷冰冰的治疗室里给自己哼歌打气,自己开心最重要!当然,家人的扶持也是最大的能量来源。”


因接受化疗而头发全脱落的过渡期,李淑燕也曾因此而自信心受到打击。完成疗程后的她在老板的建议下到他的祖国西班牙度假,一路乘搭长途飞机李淑燕即使再不舒服也没有勇气把假发给摘下。“当时真的很害怕他人的眼光,害怕被取笑。那样的心情很矛盾,你明明知道不戴假发的是真实的自己,却一直犹豫着什么时候该除下。”一直到抵达了西班牙与老板一家会合,李淑燕才在老板和太太的鼓励下脱掉了束缚,换上头巾。看似细微的动作,唯有身历其境的人才懂得其中感受。

作为乳癌福利协会的其中一员,李淑燕坦言开始加入时对于被长者围绕的环境有些排斥。一直到有年轻成员加入,并和组织成员们一起经历了划龙舟、参与乳癌防治活动、到乡区义诊等才发现,这些人都拥有自己应该学习的积极心态和开放态度。“原来不擅画画的我也因参与了福利协会的绘画班而开发兴趣,今年在香格里拉的BCWA慈善晚宴上我就捐出了三幅画作以做拍卖用途。”原来抗拒受访的她也是因为旁人的鼓励,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对年轻乳癌患者构成影响而决定站出来分享经历。

“我觉得即使身边的人常说能了解我的感受,但你绝对深深的知道唯有拥有相同经历的人才能够贴近你的心。”乳癌从李淑燕身上剥夺了健康,却让她多了一群贴心的姐妹淘,一同经历一起勇敢。比起失去,李淑燕更感恩这一场经历让她更懂得知足,能学会更豁达的笑,毕竟我们没有办法掌控生命的长度,却绝对能控制生命的厚度与温度 。


为自己的身体发声

尽管乳癌防治运动在我国已行之有年,可因害怕被嘲笑或寻求非正统管道援助而导致病情恶化或死亡的案例仍屡见不鲜。我国最年轻的乳癌病患年仅14岁,在病例日趋年轻化的情况下,能自我醒觉趁早诊断并求医是吉隆坡班台医院医生Dr Saladina 一直强调的重点。


Dr Saladina Jaszle binti Jasmin

乳腺顾问及内分泌外科医生

简介:1998-2000年,加入中央医院整容外科专科,先后曾任职于加影医院及沙登医院担任外科专科医生。2002年12月,报读硕士研究班并开始于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参与乳腺癌病症管理。2008曾担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医学院讲师,同时兼顾诊断及研究工作。拥有逾十年乳房专科顾问经验。一年前加入吉隆坡班台医院担任乳腺顾问及内分泌外科医生。

1. 作为乳腺顾问及内分泌外科医生的职责?

我是乳房专科,所以主治任何与乳房相关的病症。一般上来问诊的病人都是因为乳房疼痛或者发现肿瘤硬块,我会为他们进行检查,若有需要再进行深一步的检验来确定他们的症状究竟严重与否。一旦确定了病人为乳癌患者,我便会给予他们意见,或进行手术、或治疗程序/选择,甚至接下来的饮食建议并给予他们身心灵上的支持来渡过如此艰难的时刻。

2. 在政府医院和私立医院任职的差异?

在私立医院可以非常专注于跟进每一名病人的情况,知道他们的治疗过程细节。而政府医院则采取轮流性质,很难去控制某位病人每一次来问诊时都获得同一名医生的接待。但在我的立场而言,即便是我的病人没有办法见到我,我也一定会交代下属若有什么不明白的细节一定要来向我求证,不能擅自作主。

3. 你所参与过印象最深刻的乳癌防治运动?

虽然在沙登医院的任期不长,但我在那里参与了生平第一次的乳癌防治运动。那是一场仅限于医院员工参与的活动,我当时针对主题发表了一连串的教育性演说。最深刻的经验是当我加入马来西亚国立大学以后,和大学二、三年纪学员们一起筹办的粉红丝带活动,其中的活动包括了Fun Run义跑、健康参展摊位、免费乳房检查,以及全员集体排列成举行粉红丝带的形状等,非常有意义!有了这项活动为基础,过后我们便正式成立了TEMAN-专为马来西亚国立大学学员服务的乳癌生还者小组。而加入吉隆坡班台医院以后,我发现要提升乳癌防治的醒觉,其实也能以更优雅、范围更普及的方式来进行。院方曾于2013至2015连续三年举办女性峰会,以及去年获得热烈回响的慈善下午茶活动。我们医院在筹集善款和提升乳癌防治意识上向来不遗余力。所筹得的善款我们都用作添购义乳及支撑内衣,或捐献给弱势的乳癌生还者。作为今年粉红活动的主席,我本身也曾参与巡回演说活动,到郊区去给原著民讲解,探访学校甚至今年我们将会到警察局去宣扬正确的防治资讯。

4. 如何看待我国女性的乳癌防治意识?

我相信普遍上意识是有所提升,每当我在宣导这方面的知识时一直强调要“及早诊断”。因为有许多人因害怕检查时乳房被挤压而拖延诊断,这样的情况颇让人担忧。根据数字显示,我国罹患乳癌的人数每年都在增长,而乳癌更是癌症榜上的头号杀手。我所接触最年轻的病患方17岁,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她当时的神情。所以切记,切勿迷信、不要恐惧,发现不妥就一定要及时就医。

5. 对于恐惧切除乳房的女性,有何建议?

罹患乳癌不意味着一定要切除乳房,若真有必要的话,我会建议他们清除癌细胞后接受乳房重建手术。目前的医疗技术发达,乳房重建只需要在乳晕的位置开个口便能将腹部脂肪添入,重塑成乳房原来的形貌。一般人会认为乳房重建是为了美观,事实上更重要的是它有助于平衡身体两侧的重量,让脊椎和肩膀不会变形。

6. 谈谈今年吉隆坡班台医院的粉红丝带活动。

今年的主题为“Be the Light”,意味着成为希望的源头,传递希望。每一年,活动的主席都会设定主题,所以今年的主题是由我设定。我们的宗旨没变,还是以提升大众醒觉、宣导意识为主,但我们意识到提倡这些讯息不一定得严肃沉闷。较正式传统的宣导方法我们已经透过各种郊区社区拜访完成了,所以晚宴的部分可以更有趣。每一年的慈善晚宴不仅善款将用作于协助乳癌生还者,我们也会购买席位让生还者们能打扮得漂漂亮亮出席盛典,和我们一起体验生命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