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A封面人物:现在听梁静茹的

by 谢嫣薇

要走过许多路、看过许多风景的人,才能在某一天,坐在某个地方,悠然回首一路走来的时光隧道,絮絮细说许多如羽毛般轻盈的微小事物,集结而成感性的重量。梁静茹愉悦的神情中,纳藏着那些美好或感伤的过往。

Prada红色羽毛帽饰与黑色丝质连身裙。

不久之前她在IG上发了一张照片,这么写:

“重庆的天空,

夕阳之下,

想起过去努力打拼的自己,

明天见”

寥寥数行字,已是一个故事。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到重庆开签唱会。去到一个商场,台下满满的都是人,好多好多人,黑压压的人头延绵而去看不到尽头。离开的时候,那些歌迷会拍打你的车窗、阻拦你的车不让你走。你知道吗?这些都是以前看报纸看电视发生在别的艺人身上的画面,活生生成了我的写照。所以那一次我特别去问,这城市到底有多少人啊?”答案是两千三百万人。这个数字一直存在梁静茹深深的脑海里。

Bottega Veneta黑色套裙与铅笔裙。

官方资料显示,现在的重庆人口大约是三千七百万人,十几年间增长了一千四百多万人,已是好些国家的整体国民数字。当然,今天的梁静茹,也不是当年的梁静茹了。她现在的微博粉丝有一千五百六十七万人,又比起这城市的增长数字多了百多万人。没有一夜长大,是努力不懈、笑泪交集累积换来的成长,慢慢成为一个最喜欢的自己。这两年来,她忙于开世界巡回演唱会,除了内地和亚洲城市,还去了伦敦、纽约、拉斯维加斯、温哥华、多伦多……. 她说:“我的麦克风带我去了全世界。”

千山万水由梁式情歌一路堆叠,也许一开头就注定了。

Salvatore Ferragamo紫色绒面连身裙。

爱情想像的启蒙

“大家都知道我唱歌的天分是遗传自爸爸的嘛!所以呢,我们家真的很爱听歌,我的启蒙情歌是来自青春期听的歌曲!好像Kenny G的色士风配乐、那时候很流行的情歌大合集之类的,不管中英文,我爸爸都会买。在情歌里会有很多想像,憧景的爱情都是浪漫的、刻骨铭心的。除了情歌,爱情小说也是幻想的养分,那时候都是看岑凯伦,哈哈!还有漫画《小甜甜》呢,开启了我对男生爱慕的想像!我是小学时期开始看《小甜甜》的,小甜甜是个很苦的角色,所以那时候我已经很容易掉入这些敏感的情绪里。”过后还有张小娴、武侠小说中的黄蓉郭靖姑姑过儿、港台连续剧中的情情爱爱……综合种种,在还未正式谈恋爱以前,梁静茹已在文字和影视中体会着爱情的天摇地动、死去活来。 “虽然对爱情的憧景很强烈,但暗恋的对象常常改变!”只要是谁帅一点、谁叛逆一点、谁有才华一点、谁有独特感一点:“譬如用左手写字和画画!就会把他的名字写在课本上!”哈哈哈哈。

Salvatore Ferragamo紫色绒面连身裙。

青春期的芸芸情歌,非常触动梁静茹的,其中有这首:“想着你的黑夜,我想着你的容颜,反反覆覆孤枕难眠,告诉我你一样不成眠,告诉我你也盼我出现……”她哼了起来。 “这些歌词就是你思念一个对象的时候,最能直接表达感受的,就好像日记一样。」齐秦的深情,也曾经深深打动她:「不是《大约在冬季》,是《夜夜夜夜》那张专辑。”

情歌与价值观

反反覆覆吟唱的情歌,同时塑造梁静茹对爱情的价值观。 “多少都会有的。可能以前听一首歌可以听很久,歌词会背得滚瓜烂熟,因此在我歌里被想像的对象,是很专情的、死心塌地的,爱得轰轰烈烈的,不会去想像同步爱着几个人,所形成的爱情观是很单纯、很专一的。”父母的爱情,也根深蒂固地影响了她深刻的爱情观。 “我永远记得,父亲过世之前因为回光返照清醒了几分钟,他拉起了母亲的手,去亲了一下。不久后,他就离开了。”一个知道自己快要不久于人世的男人,不忘及时给心爱的人一个亲吻,而生命崩塌在意识之外。轻轻的吻,留下了最大的温柔,这些年来支撑起梁静茹对爱情信仰的殿堂。 ”我爸在歌厅唱歌的嘛,嘴巴也很甜,所以很多女粉丝,但他的真爱就只有我妈,那些风花雪月只是他表演时享受被爱慕被崇拜的感觉,是需要的,我现在作为歌手,我能明白这不是什么坏事,只是一种心理上所需的肯定。而我妈对爸爸也是死心塌地的,忠贞不二,不曾抱怨,接受他、包容他、支持他、爱他。”

梁静茹理想中的爱情都是很美好、很感人的,奈何现实中的爱情往往并不时时刻刻看都能保持在甜美的状态,总要经历相处的磨合以及琐事的撕裂,结婚七年的她最能体会这一点。 “真的,有时候觉得还不如活在梦里!不如不要长大!可不可以呢?”她说,有了家庭和小孩以后,大部分的爱,都不是只有你我之间那么纯粹,“所以我常思考如何在家庭生活保有爱情的感觉?两人一起去旅行是一个方法,去到陌生的国度,两个人相处,我活泼的一面会展现出来,会扮鬼扮马的,相处就会变得有趣又甜蜜。这些都是需要去经营,绝对无法在日复一日拖着疲惫身躯回家、为了孩子家事有所争执中获得的。”有句话说“很多爱情经得起风浪,但其实经不起平淡”,梁静茹非常认同:“对,正正是这样。所以两个人在一起,一定要制造火花,让对方还是看得见自己、重视自己,而不是把一切当作理所当然了。 ”

Diane von Furstenburg 橘色仿皮草外套与黑色蕾丝短裙,Dior皮革短靴。

摇滚乐是无法做到的自我

19岁到台北打拼,梁静茹的听歌口味悄然起了变化,“当时我开始听Folk Song了,好像Suzanne Vega、Joni Mitchell、Carol King这一些民谣的女歌手,她们带给我一种冲击,那就是让我看到,所谓情歌,不是只有亚洲情歌那种比较单一的男女情爱,好像Suzanne Vega的《Luka》、Joni Mitchell的《Little Green》…..都是跟爱情无关,说的是一个人,他对生命中事物的关怀和体会,音乐的内涵多元且丰富。”再后来是接触了摇滚乐,“U2、Coldplay……都是一些比较轻摇滚、比较热闹的音乐。”在梁静茹眼中,摇滚乐是'冷面笑匠'——“那就是未必每天都笑嘻嘻的,又或者未必会在外向别人显露内心世界那么么,这些就是摇滚歌手,因为他们很懂自己,就不用追求别人的认同。我很欣赏,因为我做不到,我是那种被教育成要做好人、要用功、要自律的人,摇滚乐手像是另外一个界培育而成长的人,才有那样的个性,我会很羡慕。”应该是羡慕那种自我吧? “对,里头的自我,不在乎他人眼光,只管做自己。”

Diane von Furstenburg拼色亮片连身裙。

大概很多人都没想过,一位万人敬仰的歌手,自我是渐渐建立的。 “我的成长背景不容许我太年轻时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又是长女,无论做什么的首要考量,就是得要把家人安顿好,把弟弟照顾好,我工作的前十年,所赚的钱都是为了家人付出:过年先汇款、给他们买房子…… 很少是为了自己。”关于内心的不自由,也许一般人都视作痛苦,梁静茹却瞥见正面意义,“好像我双子座那么漂浮又爱玩的个性,在年轻的时候因为有所约束而hold住了一下,要不然我早就不知道去了那里,无法安稳地、循规蹈矩地往一个方向走,成就今天的自己。”她说:“广东话不是有一句是这么说吗?错有错着,冥冥中已注定了。我的家庭背景、我的外型、我的声线和我的歌路统统融为一体,如果我带着叛逆的灵魂,但样子长成这样、声线又这样,那就很分裂了。所以前面不自由的那十几年真的蛮好的,枝芽慢慢再长出来,不急着要干嘛。”岁月长河流过,留下来的核心,便是一种叫“智慧”的东西。她的音乐里,她的歌声里,提示了变幻的真理,却让她在生命,活出了最坚定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