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LANCOME创建梦幻游乐园,OLYMPIA LE-TAN的粉色少女情怀很有巴黎味

by YEE MAn

法国著名设计师OLYMPIA LE-TAN精心设计的手工刺绣MINAUDIÈRE书籍手拿包一推出便引起全球包包爱好者的追捧,粉红更是她所有设计的主轴色调,让各位粉红狂热者爱不释手。今秋,她携手美妆品牌LANCÔME推出OLYMPIA'S WONDERLAND限定彩妆系列,要你体验巴黎俏皮又浪漫的情怀!


结合了Olympia Le-Tan复古童趣、诗意、生活又富有女性气质的设计风格及精湛的刺绣工艺,一向走高贵优雅端正风格的Lancôme破天荒打造粉嫩梦幻系列,不仅融合了不同时代的特色并颠覆传统的世界,也折射出符合现今时代的精神。


这次的限定彩妆系列主要采用Olympia擅长的刺绣元素及粉红色调、及加入她独特的“书籍”Minaudière手拿包设计概念,与彩妆盘结合,让每一位女性的少女心及童心被唤醒!Olympia赞扬自由、自信、性感而独特的女性美,与Lancôme想要让女性更美丽、更幸福的使命互相呼应。


全系列包括书籍手拿包彩妆盘中的腮红、眼影、口红、BB气垫粉底、指甲油等5大品项,共11样单品,毫不保留展现50年代的华丽与浪漫。值得一提的是,这一系列彩妆都由Olympia从Lancôme过去所发表过的产品中万里选一挑选而出,重新设计再包装,还标上了产品的原名和上市年份,将经典重现于世人视线。


Monsieur Big by Olympia Le-Tan睫毛膏, RM130

复古与摩登的火花

谁说复古就是感性的怀旧?粉嫩可爱又不失现代巴黎女人的别致、爽朗、利落气质的Lancôme Olympia Wonderland彩妆系列让人对复古元素刮目相看!Bella带来Olympia与Lancôme专访的节选,要你更了解法国著名时尚设计师Olympia Le-Tan与Lancôme合作的有趣点滴及经历!

Q:你是否以Lancôme的历史作为基础打造这一系列彩妆品?

A:是的,任何一个品牌的历史中肯定藏有有趣的事物,更何况Lancôme拥有如此悠久的历史,肯定少不了有趣的故事。我的品牌理念是重新诠释过去的设计风格,同时将自己的色彩增添进去,赋予新的生命。在有一定的基础上开始设计创作可让我有更多空间叙述更多故事。而在回顾Lancôme历史的时候,我就特别想将Lancôme创办人Armand Petitjean在1935年所创造的品牌象征——Lancôme小天使重新诠释得更具女人味。


L’Absolu Rouge Le Bisou 1955口红, RM130

Q:你觉得她有否成为你想诠释的Lancôme小天使?

A:有!我给她添上粉红色彩,戴上眼镜,显现她知性气质的同时略带性感...我作品里的小天使是个俏皮活泼又喜爱化妆打扮的女孩,绝对是淘气非凡的天使。

Q:回顾Lancôme的历史故事有否让你发现什么惊喜?最喜欢Lancome的哪个彩妆品?

A:我非常开心地发现了一款与我同名的口红,1980年的L’Absolu Rouge Le Bisou Olympia!它也是我在Lancôme历代彩妆品里最喜欢的一款口红,口红顶部的小唇形太令人喜欢了。还有一个绑有丝带的50年代华丽粉盒,它也是这次限量系列里腮红盘的灵感来源。

Q:从小就喜欢化妆?平日爱化什么妆?

A:我14岁就爱上了口红,特别喜爱非常突出的颜色。我买给自己的第一个化妆品就是口红,而且还是存了钱买的!除了口红,平日也会使用睫毛膏和腮红。

Olympia's Wonderland彩妆盘, RM350

Q:你和Lancôme之间的共同特质便是对色彩的狂热,你以什么形式进行设计?

我通常会在选择一个主题后开始构思色彩的搭配,制作调色板不花费太多时间。我与他人合作的时候也负责颜色挑选的工作。我的喜欢将与设计主题相关的颜色布料都剪一小块,然后再将它们组合起来,看看效果。我同样在这系列中先把我钟意的颜色结合在一起思考怎么透过彩妆品诠释。

Q:你经常把粉红色元素加入于你的设计系列,小时候的你是否已经对粉红色如此迷恋呢?

A:它是我从小就最喜欢的颜色!我虽然也喜欢其他颜色,但我的设计总会加入它。因为它非常少女,是谜一般的颜色。它可以很稚气,也可以很性感。


Olympia所诠释的Lancome小天使是一位俏皮可爱又性感的女孩, RM350

Q:这一系列最值得骄傲的部分?

A:彩妆盘制作得很精美,没想到我们可打造出如此漂亮的作品。与各种品牌合作多次,这是我们第一次尝试制作刺绣。它看起来就像我Minaudières之一,我很高兴能把我的知识都用上。

Q:此系列称为Olympia’s Wonderland,如果给你机会像爱丽丝一样穿过镜子穿越到另一个时空,你会去吗?

我当然愿意踏进爱丽丝的仙境,何乐而不为?但如果让我穿越到50、60年代的话,我并不乐意。女人今时今日的生活比那时候容易多了。